从来好刀剑,从来爱扬眉。

© 方覆雨
Powered by LOFTER

【昕博】珠璧(十二)


有了物质的激励,方博写起作业来速度和质量都有了个飞跃般的提高。他把习题做完递给许昕,就去瞄夹在许昕笔记本里的电影票。

他的神情很小心翼翼,以至于被许昕发现时,令许昕有些想笑。

恶趣味一般,许昕把习题铺平在桌上,似是不经意地将笔记本拿起来装进包里,“你函数这块儿都做得不太好,我先给你讲这个。”

方博的眼神随着笔记本动了一下,张张嘴欲言又止,脸皱成一团,到底没说什么,垂头去看书页,只是自顾自的生闷气。

“行了,不逗你了。”许昕也不想真让方博失望,伸手把票递给他,揶揄道,“这么想看电影啊。”

“那也不是。”方博觉得许昕在取笑自己,他很想硬气地把票丢回去,但纠结了一下,又想不要白不要,按住票梗着脖子替自己辩解,“我好久没看过了……”

他这个好久是多久呢,从车祸之后,他就几乎再没出过家门了。

意识到这一点,许昕忽然没了开他玩笑的心思,他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呼噜了一把方博的后脑勺,“我带你去看。”

他想,方博还是个小孩儿,和天下所有没长大的少年一样,他总得有投身缤纷世界的权利。

他应该有。

看电影那天许昕先去接了方博,方博家离万象城有段距离,要走路显然不现实,于是许昕借了张继科的电瓶车——被他改得像哈雷机车似的,一路上回头率高得惊人。就连方博从家里下来,看见那车都愣了一下。

“帅吧?”许昕把头盔丢给方博,“上来,哥带你。”

方博手忙脚乱的接住头盔,跨一步坐了上去,又突然觉得有点发怵,不得不求助似的看向许昕,“许、许昕……”

许昕插进钥匙发动了车,回过头道,“抱着我。”

发动机的轰鸣声中,方博听清了许昕这一句话。

他抬头去看许昕。

与方博不同,许昕早脱去了少年的外壳,看来更像是一个成熟坚毅的青年。他的下巴微微扬起,上面有一圈冒出头的淡青色胡茬。那线条是那么分明,令方博奇异般的产生了一种他很可靠的安心感,几乎是下意识的,他伸手搂住了许昕的腰。

本来就要迟了,电瓶车被许昕骑得风驰电掣。初夏的风带着些许暖意,却因为速度过快而化成刀子刮擦着方博的脸颊。他调整了好几个姿势,最终还是认命般的将脸埋在许昕的后背上。

咚、咚、咚。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好像听到许昕微快的心跳声,它极有节奏,反复回响在方博的脑海里,驱逐了那些原本占据着空间的血腥回忆。

等到电影院门口时已经两点十分了,许昕远远看到马龙和张继科已经到了,两人各站一边,一人手中拿一盒爆米花和可乐,场面虽不尴尬但也有些别扭。见状,许昕拉住方博的手腕冲那边跑过去。

“路上有点儿堵车,到晚了,不好意思啊。”

马龙侧过身露出一个笑,“没事,咱们进去吧。”

“嗳,好。”许昕应了一声就要带方博走进检票的地方,横里却伸出一只手拦了他一下。

他看过去,张继科似乎有些不耐,“票。”

“噢,对,我差点儿忘了。”许昕冲室友做了个不好意思的表情,从兜里摸出一张票递给他,“这是你和龙哥的。”

张继科抽出那张票,极其自然的揽住马龙的肩膀,“走吧。”

马龙皱了皱眉,探究的眼神自张继科打量到许昕,前者坦坦荡荡由着他看,后者则左顾右盼就是不肯跟他对上目光。他在心里叹了口气,到底还是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便和张继科一道走在前面。

见他们开始进去,许昕也拖着方博按着票上的座位找好位置坐了下来。

此时电影刚开场,灯已经全关了,许昕在黑漆一片的环境中摸索到旁边的情侣卡座,将方博按下来。

“为什么……”方博稀里糊涂坐好,被许昕用可乐和爆米花塞满了两只手,等他坐下来才问,“为什么座位是这样的?”

许昕照顾好小祖宗,自己也安顿下来,随口道:“高级VIP都是这样。”

方博白了他一眼,“你骗我呢吧。”

进步了,都知道自己在跑火车了,许昕就跟养孩子的家长一样,很是欣慰,便转过头道,“这是情侣卡座,好玩儿吧,下次还带你来玩儿。”

“……”方博低下头开始咔吱咔吱吃爆米花,用沉默表示鄙视。

电影还算好看,剧情虽然是千篇一律的打怪升级拯救世界,但男人总是幼稚的,再大都有个热血的梦想,更何况好莱坞特效做得不错。方博看得津津有味,连咀嚼爆米花的频率都少了。

唯一的问题是,电影院空调打得太低,方博手臂上的鸡皮疙瘩消了又起。

情侣卡座靠得很近,身边的人不停搓手臂很影响许昕的观影体验。无奈眼下他也穿着一身短袖,想脱件外套给方博也不行。于是在方博第不知道多少次去摸裸露在外的臂膀时,许昕索性一把将他拉过来,环抱在怀里。

方博没反应过来,身体僵了片刻。

“还冷吗?”许昕的声音自他耳后传来,温热的气息洒在他耳根处。

方博几乎瞬间面红耳赤,磕磕绊绊的答,“不、不冷了。”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似乎有个微弱的答案在心头呼之欲出,它痒痒的,热热的,就要破土。

但恰在此时,某个饱含血气的身影浮现在出来,原本它不甚明晰,可随着方博试图胡思乱想些别的来躲避,那人的脸就违背方博意愿,越来越清楚。

是鸿远,宋鸿远。

银幕上演的什么方博已经看不下去了,巨大的痛苦就像阴影一样笼罩住他。

评论 ( 51 )
热度 ( 3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