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好刀剑,从来爱扬眉。

© 方覆雨
Powered by LOFTER

【獒龙】死水(十一)

这篇的进展真是慢得我想打人啊。


这并非奥运回来之后的第一场球,却是马龙第一场输掉的球。

杂陈的情绪颇为潦草,在马龙心中横七竖八地涂了一笔又一笔。风从车窗开的小缝隙里灌进来,鼓满了他心脏。仿佛有个大洞似的,那寒风尽情肆虐,令马龙感到难以填补的空虚。实际上这许多年来他时常会有这样的感觉,从球场边下来与奖杯擦肩而过时、远远望着队友卫冕加冠时、拉长自己的训练时间走出球馆天边已泛起鱼肚白时……刮在马龙世界里的风声都是死寂的。

方博的声音在略显安静的车厢里有些刺耳,但马龙还是适时配合他露出了一个笑容,他知道队友在用自己的方式表达对这个队长的关心。

就是傻了点儿。

到了吃饭的地方,许昕拉着他坐到一边,轻轻拍了拍马龙的肩膀。马龙明了许昕的意思,并不过分推辞,他与许昕做了多年的师兄弟,相处也近十年,彼此可说是极为默契。在许昕面前,他稍微能放得开一些,便纵着自己点了几瓶啤酒。

“秦指导上回不是说让你俩除非应酬就别喝酒了吗?”方博挑了他俩对面坐下来,手肘搁在桌子上,垂下眼认认真真的看菜单,“嗯……给我来个麻辣排骨。”

“给他换成五香的,还麻辣呢,待会儿谁胃疼谁知道。”许昕撩开眼睫看了方博一眼,回头又缓下声音对马龙道,“你想喝就喝吧,不过别喝太多吧,回头再给老秦知道,又得心里埋怨是我把你带坏了。”

马龙被他逗乐了:“净瞎说吧你,他啥时候埋怨过你。”

“怎么没有,你不知道……”许昕见他笑,来了兴致,把之前自己还在秦志戬门下时发生的趣事全翻出来说给他听。他讲故事能力不错,当时和张继科表演相声基本属于本色出演,明明这些事马龙多半都参与过,偏偏许昕说起来就特别可乐。

他一个人讲得眉飞色舞,等到酒送上来,马龙早把输球那点儿怅然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现在输,总比以后去大赛上丢人来得好。

点的是啤酒,服务员抱了一堆,不大好拿,马龙错过许昕的视线准备去帮忙。恰在此时,他不经意间看见了方博的眼睛。

那是个不常在方博面上露出的表情,他正看着许昕,漆黑的眼睛在灯光下泛着亮意,只不过看起来却像是有些冷似的。随着许昕这句话讲完,在他唇边也拉开了一个笑,他问,“然后呢,许昕?”

这种神态其实本不该出现在方博这个人脸上,但它转瞬即逝,于是马龙也转过头继续手里的动作。

他已经不是十八岁,不愿再深究这种事,更何况,这总让他想起另一个人——方博的师兄。

而那人才是马龙情绪失措的源头。

他递了一瓶酒给方博。

方博似乎有些意外,抬头看了马龙一眼,张张嘴想说什么,又咽了下去,转头去找开瓶器。

三个人的酒量都称不上好,矮子里面拔高个儿,可能马龙还要比这两个弟弟强上那么些。酒精的作用麻痹了他的神经,也令他那引以为豪的自制力出现些许瓦解。塔好像踩在云端,嘴里喋喋不休的拉着师弟讲看上去逻辑非常通顺的话。事实上他根本听不清许昕回了他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马龙趴在桌上,混沌的脑子变成了一摊浆糊,他想,睡会儿吧,明天没有比赛,今天可以醉。

耳畔是嘈杂的人声,他的眼皮渐渐重了起来。

但正在马龙快陷入梦境时,他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尖锐的声音凿开他的脑仁,让他一个激灵。

这感觉极为痛苦,马龙皱起眉,拿手指把手机勾了过来,屏幕上是一条新短信,来自张继科。

“我到机场了。”

他发错短信了?

马龙用手臂支棱着额头,颠三倒四的这么想。

微信里一片寂静,刘国梁还没有回复他要退役的那条消息。周围许昕和方博都不见了,马龙甩了甩脑袋,站起身想去洗手间洗把脸。

他们八点多过来吃饭,眼下已经快接近饭店关门的时间了,大堂里空空荡荡的。马龙径直往厕所走过去,一只脚刚踏进去,却忽然看见许昕和方博正在里面。

方博弯下腰洗手,许昕则站在他身后,两人不知说了句什么,师弟伸手去揽住他的腰。从镜子的反光中,马龙看见方博又露出了刚刚饭桌上的表情,似乎满含讽刺。

他们俩的姿势足够暧昧,而马龙不愿深思。他退了出来,本来就理不清头绪的大脑更乱了。

捏在手心里的手机又震了一下,马龙翻开屏幕来看,还是张继科。

“你在宾馆吗,我去找你。”

马龙靠着墙慢慢坐了下去,他想,方博那个表情真是很熟悉,他确实在张继科身上也看见过。

那个杀伐果断的少年。

他蹲在自己面前,将乒乓球漫不经心的抛起,惨白的光打在他身后。那是再普通不过的一日,却又好像末日。

他唇角掀起,一张一合。

他对自己说,“马龙,你再这样打下去……”

马龙用手臂捂住了自己的眼睛,窒息一般,他张开嘴缓了一口气,方才垂下头,用右手按着键盘,回复张继科的那条短信。

“我挺好的,你别过来了。”

你再这样打下去,单打位置抢不过我的。

评论 ( 42 )
热度 ( 27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