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好刀剑,从来爱扬眉。

© 方覆雨
Powered by LOFTER

【昕博】绯闻

短打,一发完。
*ABO设定,虽然好像这文里ABO没什么卵用,只是为了设定个什么性别谈恋爱都没有意外的世界。
*平行世界,不涉及真人,不影射真人,尊重运动员,不拿退赛当糖磕。
*骂文随便,骂我不准。



01

抢七,决胜局。

10-9,方博的赛点。

白色的乒乓球在方博的掌心和桌面来回弹动几下,他有些紧张,伸出舌舔了舔下唇。场馆寂静无声,所有人都屏息等着方博的发球。

方博不自觉的用眼角余光瞥了一下场边站着的人,那人穿着和他一模一样的中国队红色队服,抱着手,似乎很凝重的样子。从方博的角度实际上看不清他的神情,况且他也没有时间去观察——但方博能想象到。

他现在一定微微蹙着眉,嘴还是抿着的,与平时电视上、微博里那个傻里傻气的人截然不同。

方博熟悉他,熟悉到能单凭想象在脑海中描绘出他的轮廓。

他将球高高抛起,发球过网。

无数次,他无数次拿到这个关键性的局点,但就像诅咒一样,任凭方博怎么调整心态,局点之后的一分总是对方的。可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机会了,这是他的发球局,这是他的赛点。

方博太想赢了。

球从对面回了过来,角度拉得不算刁钻。方博捏紧球拍,上前一板狠抽,白色的球砸在桌面,弹了过去。

11-9,潮水般的欢呼从观众席上传来,不少球迷在那球滑过对手球拍落在地上时就从座位上蹦了起来。他们大声呼喊着方博的名字,他分明听到其中掺杂了一些女孩儿的哭腔。

方博轻轻吐出一口气,和对手握完手后慢慢踱步到场边,去拿他的毛巾,此时他的右手还在打着颤。

又是下意识,方博抬起头去找刚刚站在旁边的那个人。

许昕。

原本许昕站的地方空无一人,方博急忙往退场通道看过去。背着球包的人逆着欢呼的人流,快步往外走,只留给方博一个在白炽灯下有些寂寞的剪影。

方博心中一坠,方才的欢喜已经荡然无存。

02

许昕坐在更衣室里,不算封闭空间的房间门板很薄,外面场馆滚动播出的新闻声可以毫无阻碍的钻进他的耳朵。

“本次比赛中国队方博冲出死亡半区进入决赛,将和队友许昕争夺冠亚军。值得一提的是,方博是目前世界排名最高的Omega选手……”

许昕的手臂搭在自己大腿上,垂下脑袋看着自己的鞋尖,闻言忍不住扯了扯嘴角。

更衣室的门被推开,有人走了进来,他径直坐到了许昕对面。稍显凌乱的呼吸令他仿佛带来夏天的灼浪,平白生出种风尘仆仆的感觉。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小小的更衣室安静得可怜。

“你在生我气?”方博率先打破了沉默,他问的时候本来有些不确定,但许昕移开了与他对视的目光,于是他确定了。

许昕在生气。

许昕的手指极漂亮,他十指交叉,搁在膝盖,似乎没打算接方博的这句话。

方博隐约猜得到他在为什么不高兴,便也泄了气,只是静静地坐着。他不知道自己是在做无谓的抵抗,还是单纯为了和许昕较劲。

他们总是如此。

良久,许昕才道:“下一场你就对我了。”

他说这话的语调让方博有种他在赌气的错觉,但明明那个人已经不是十多岁气盛的年轻人了。这场面使得方博不由无声的笑了笑,他问:“怎么,你怕输给我啊。这就对了,许昕,你知道人家新闻里怎么说的吗,你博哥……”

“我担心你。”许昕打断他的话,抬头道。

方博故作轻松的话皆卡在这儿,跌落进半空中,再也寻不到踪迹。

许昕深深吸了一口气,不知道是不是角度原因,明媚的光线下,他那双平时方博觉得不怎么好看的下垂眼竟泛着莹莹的光亮。

如果不是它转瞬即逝,方博几乎要疑心许昕是在哭。

“你太逞强了,我知道每一场比赛对你都很重要,但我真的担心你。”许昕身体前倾,像是为自己刚刚一言不发闹脾气的行为感到抱歉似的,“比赛是比赛,生活是生活,方博。”

他当然不会了,太阳是不会落泪的。

03

疼痛是运动员的常态。

这句话本来是许昕陪张继科去治疗时,队医说的,后来变成许昕激励自己的座右铭。

他受过很多伤,作为Alpha,在体能上他有一定的优势,所以一些可拼可不拼的场合,他都会拼尽全力。也因此,他的肩膀、膝盖、脚踝,都出现过不同程度的损伤,而且不可逆。

但许昕从未因此而想过要放弃自己的乒乓球生涯。他好像不熄的灯,难烬的火,永远奔赴在路上。

唯有一次,许昕感到前所未有的沮丧。

是方博在打乒超时因伤退赛,那人拼够了七局,最终手腕几乎拿不起拍子,依旧回了最后一个球——没能过网。

那时他看到了方博的眼泪。

那个曾经意气风发的四冠王,那个背负了无数希望的实力小将,那个虽然是Omega却能打破压制站上领奖台的运动员,许昕的恋人,在丢掉了最后一分之后,躺在球场痛哭失声。

第二天的头条全是方博泪洒赛场的照片,还有他右手腕的放大特写。

之后方博就被送去治疗,缺席了整个乒超赛季,足足一年多才回来。可事实上,如果不是在他手腕出了反应还要坚持跟对手咬满七局,他本可以得到及时的治疗,更不至于险些因此失去自己在国家队的位置。

许昕那时就自暴自弃的想,如果要用方博的手做代价,不如让他像世上大多数Omega一样,被好好的保护起来。

乒乓球怎么会比他这个人更重要呢?

04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现在为您直播的是乒乓球男单决赛,场上的两个人是大家非常熟悉的中国选手许昕和方博。他们交手过很多次了,对彼此都非常熟悉。另外有个有意思的事,赛前许昕和方博传出了绯闻,有人爆料他们……等等,方博这是怎么了?”

做完热身,两边的运动员本来都该上场了,方博却走到裁判身边举手做了示意。

许昕目光随着方博移动,轻轻皱起了眉。

“我们刚刚连线了现场记者,现场记者传来了最新消息,方博退赛了,稍后将会举行记者发布会,应该会解释原因。”

“恭喜许昕拿下男单的冠军!”

05

赛后发布会,记者的闪光灯白茫茫的一片,因为退赛而发酵的关注度不需要许昕打开手机,光凭这些记者的热情也能猜到。

他偷偷看了方博一眼。

他们俩近在咫尺,只需要许昕手肘稍稍往旁边怼一下便能碰到。可他们又远在天涯,因为此时的许昕竟然完全猜不到恋人心里在想些什么。

遗憾?失落?还是不甘呢。

许昕突然有些后悔赛前自己那通莫名其妙的脾气,即使他清楚方博绝不会因为自己的情绪就选择退赛。

很快,发布会正式开始了,果不其然,记者的第一个问题就单刀直入,“请问方博为什么要退赛呢?”

方博靠近话筒,答道,“是因为身体原因,继续打这场比赛对我手腕负荷太大,我不能冒险。”

另一个女记者举手,质疑道:“赛前你和许昕爆出绯闻,是不是因为这个你才把冠军让给许昕的?”

许昕拧起了眉,他刚想说话,一旁的方博却又答道:“我们都是运动员,认真打好每一球才是给对手的最大尊重,没有什么让不让的,这个冠军他当之无愧。”

那个记者不依不挠的问道:“那你和许昕的绯闻是真的吗?”

这个问题并不是问许昕的,许昕得以垂下眼睛去看自己的指尖。他和方博的关系在队内并非秘密,但关于Alpha和Omega之间的结合是有严格规定的。世俗的观念总认为一旦Omega有了自己专属的另一半之后,就应该安心回家怀孕生子,为了保护方博的职业生涯,队内要求他们将自己的私生活对外保密。

这时候方博应该回答,是假的。

方博开口道:“是真的。”

……啊?

许昕给吓了一跳,猛的抬头。

现场的闪光灯咔擦声不绝于耳,记者们更加兴奋起来,他们知道刚刚方博的回答绝对将会是今天的头条新闻。

但方博似乎毫不在意,他没有分心来看许昕,而是对着镜头坦坦荡荡道:“其实这场比赛我非常看重,因为它会是我近期内的最后一场比赛。”

记者问:“你是要准备退役了吗?”

方博笑起来,“我准备结婚了。”

06

“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为什么不跟队里商量一下?很好玩是吧?当众公布婚讯搞得大家都措手不及,方博你今年几岁了?”

方博背着手,垂着脑袋站在办公室听刘国梁的教诲,虽然多半是左耳进右耳出。他很有些心不在焉,他在想,发布会之后许昕就没理过他,该不会是被自己吓着了吧。

这可难办了,结婚的事自己都已经说出去了,万一到时候许昕反悔,多尴尬啊。

想到这里,方博轻轻叹了口气。

“行了行了,你走吧。”刘国梁骂得有些口渴,见他始终低着脑袋一言不发一时间想不出还有什么可以说的,干脆挥挥手让方博走人,“去看看队医,仔细着你的手腕!”

方博点点头,规规矩矩的给他鞠了一躬这才走出去。
一出办公室的门,他就甩了甩自己的手腕,长出一口气,劫后余生,劫后余生。

正当他要离开走廊,拐过拐角时,忽然一个人上前拽住了他,往外拖。方博一愣,看清是许昕,便也没有太多的挣扎,只是问,“你干嘛?”

许昕停下脚步,把手中的东西在方博面前晃了晃,“拜你所赐,全世界都知道我们博哥没在怕的,所以我连夜回家把这个翻出来了。”

方博定睛一看,竟然是他们两个人的户口本,“这……”

“登记啊,白痴。”

07

“那你结婚的对象是许昕吗?”

“除此之外还有谁啊。”

评论 ( 75 )
热度 ( 116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