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好刀剑,从来爱扬眉。

© 方覆雨
Powered by LOFTER

【獒龙】死水(十二)


之后马龙的手机的短信声再也没有响过,倒是刘国梁回了他一条微信,说等乒超结束之后再讨论退役的问题,让他安心比赛。

马龙知道,以一贯情况来看,就算要退役,最快也得等到全运会之后。

呆坐了几分钟,马龙起身回到了饭桌上,几乎是前后脚的功夫,许昕方博也一前一后回来了。见他醒过来,许昕便提出时间不早了,要送他回去。

实际上先送他算是绕远路了,马龙分神瞥了方博一眼,见他神色恹恹的,也不知是因为喝了酒不大舒服还是别的原因,于是便点头答应下来。

给他俩省点儿功夫吧。

夜晚路边都亮起了灯,霓虹的色泽忽明忽暗,在马龙脸上投下斑斓的色块。后座的方博懒洋洋歪在靠背上,车厢中的气氛微妙的有些尴尬,马龙不得不胡乱找些话题,试图令三人之间看上去和谐一点儿。好在师弟纵然心情不佳,也算给他面子,有一下没一下的应着,端的是个兄友弟恭的架子。

比马龙先到那宾馆的其实是张继科。

头前张继科跟马龙不欢而散,紧接着他就赶行程去录新的节目了,马龙也投身到乒超联赛的准备中,两人没再联系。分手之后做了多年的队友,这种争执在张继科和马龙漫长的拉锯之中,只能算是称不上起眼的一点涟漪。但令张继科自己都感到困惑的是,这一次他竟然稍感后悔。

刀子扎下去总会嚎啕,可与别人截然不同,马龙这个人拥有堪称恐怖的忍耐力,年轻气盛时张继科的锋芒屡屡刺伤他,他依旧眉头也不皱。那既不主动也不退后的态度仿佛顽石,往往使得张继科极为不舒服,如鲠在喉,激发的全是更恶劣的因子。

风拂过,温度有些低了,张继科将皮衣外套的领子竖起来,靠着宾馆拐角的墙壁点了一根烟咬在嘴里,熟悉的烟草味及时熨帖了他因为连轴转机而疲惫不堪的精神。

马龙拒绝他之后,他还是从林高远那儿问到了宾馆地址,直接在机场打了个车过来。只是做都做了,到了地方张继科却突然有点迟疑,不知道应不应该上楼。

谁也不是当年不懂得转圜的小孩子了,虽然他和马龙的关系早在这么多次不见刀光的交手中被割得支离破碎,但……张继科将脑袋后仰抵在墙壁,闭上眼睛,缓缓吐出一口烟。

但他仍然爱他。

他从未有一刻停止过爱他。

那么马龙呢?张继科总是想,他不应当真的是那么绝情的人,况且如果他对自己全无感觉,为什么面对自己的挑衅总是一退再退,直至退无可退?

这称得上是特权的态度令张继科感到隐秘的欣喜,却又是他憎恶马龙的源头。

马龙冷静,马龙不发脾气,但爱情需要的不是一个圣人,从来不是。

悬在张继科头顶的路灯发出微弱的火花爆裂声,忽然黑了下去。

这块片区停电了。

马龙下车之前就已经发现了这件事,他天生怕黑,后来秦志戬为了治他这个毛病还专门大晚上赶他去爬山。效果是有的,只不过也没有根除。就比如现在,马龙还是怵得很,他下意识回头看了许昕一眼。

许昕很了解师兄这弱点,他解开安全带下车,伸手揽住马龙肩膀,不由分说道:“我送你上去。”

月亮雪似的,透过窗户落在楼梯间像磷光,冰凉。走过一个拐角,许昕想起什么,忽然笑了一下。

马龙抬头去看他。

许昕凑近对他说,“刚我想到个好笑的,咱们上次出去打比赛也遇到停电。方博那傻子一边爬楼梯一边跟继科讲话,结果绊了一跤,第二天上场时脸上还贴了邦迪呢。”

那回马龙也在,他当然知道,只不过现在想起来他只记得张继科跟方博说着话,还回过头伸手来拉他的样子。内心深处马龙明白,无论他将这些回忆和爱意驱散多少次,它们终究会从深海中浮起。他无能为力,就像蛾子一遍遍扑向烈火,唱着残酷与甜蜜的歌。

于是他只能对许昕若无其事道:“你跟方博关系真挺好的。”

“我跟他?”许昕摸了摸鼻子,“没有的事,就是吧,他这人确实好玩儿。”

说话间他们已经走到了五楼,马龙回过头说,“不用送了,你赶紧回去吧,方博今天喝了不少,你看着点。”

“嗳。”许昕说完,又叫他一声,“马龙,你可别太上心啊。”

马龙知道他说的是今天输比赛的事,笑了笑,点头应下,目送他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

第一场大比分失误并没有影响到马龙之后的比赛,接二连三的胜利打消了路人对他状态的疑虑。马龙带领魏桥打进了四强,只不过最终作为夺冠大热门,他们没能捧起奖杯。

这虽然遗憾,也没让马龙过于在意,他还在等刘国梁关于他退役申请的说法。毕竟在递交上面讨论之前,刘国梁多半还有话对他谈。

联赛之后是冬训,张继科也回归了,先前的事就像以前每一回一样,两个人都绝口不提。录综艺节目的时候,张继科崴了脚腕,经常要去做治疗,不一定能和马龙频繁碰面,倒是相安无事。

圣诞节当天,马龙收到了刘国梁让他去办公室的通知。

大部分活动此时都忙过了,应该是找他谈退役的事,马龙心里有谱,在去的路上就打了一遍腹稿。不一定要立刻就退役,但这肯定是要提上日程了,满打满算自己参加了三次奥运会,年纪也满28了,虽然暂时没有什么致命性的伤病,总得考虑一下以后的问题……


稿子打得很漂亮,可在推开门的一瞬间,全部胎死腹中。

因为站在刘国梁办公桌前,面无表情拿着马龙退役申请的人并不是刘国梁本人,而是张继科。

马龙握着冷沁沁的门把手,看见张继科就在一步之遥的距离望着自己,目光一点点凉下去,陡然间仿佛又跌回了少年时刘国梁找他谈话的那个午后。

他与他人在咫尺,心却隔着山海。

评论 ( 24 )
热度 ( 27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