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好刀剑,从来爱扬眉。

© 方覆雨
Powered by LOFTER

【昕博】暗剑

1.一个酝酿了很久的脑洞,但是感觉写失败了……就当大纲随便看看吧,反正很意识流。
2.估计发完就会掉粉了!还是一发完,然后预告下下一篇文也是短篇,可能是獒龙。不要问我连载,再问自杀。




——“他为什么要囚禁你?”

——“他想杀我。”



也许是错觉,医院的白炽灯在方博头顶上一闪一闪,有种阴冷的氛围。他抱着双臂,站在同事旁边,静静地看着躺在病床上的青年。

“你叫什么名字?”虽然已经知道了,但周雨还是要向他确认,另一方面则是借这种无关痛痒的问题使他放轻松一些,毕竟医生已经提前打过招呼可能会有后遗症落下。

“许昕。”青年费劲儿笑了笑,很虚弱的样子。

长时间的囚禁令他瘦得几乎脱了相,嶙峋的骨头包着一层青灰的皮囊,下巴上还冒着星星点点的胡茬,看起来极为颓废,几乎是形销骨立的现实版了。而即便如此,他眼下也比方博刚见到他时好得多。

方博还记得那天自己接到命令冲进那栋别墅,踹开地下室的铁门所见到的景象——人间地狱。

现在的许昕虽然仍旧奄奄一息,好歹没有那时的血迹,在心理上让方博好接受了一些。

方博分心去看了看架在一旁的摄像头,仪器安静的工作着,把这间单人病房变成了一个临时的审讯室。


周雨又问:“你被他关了多久了?”

“五天……或者一个星期……”许昕看起来有些困惑,他的眉头轻轻拧了起来,片刻后放弃道,“对不起,我真的不记得了。”

这在受害者身上算是比较常见的情况,周雨没有太在意,好心替他答道,“应该是六天吧,过了今晚就是一个星期了。”

许昕微微颔首。

“你的腿……也是被他弄断的?”

许昕闻言垂下眼睛去看了看自己的右腿,他的膝盖骨被打得碎裂,刚刚做完手术,此刻还不能下床。他微微呼出一口气,小声道:“嗯。”

“太过分了!”周雨忍不住骂了一句,便接到方博横过来的目光,连忙把接下来的话都吞进了肚子里,“谢谢你配合我们工作,这次警方一定会把他绳之以法的。你先好好休息,到时候有什么结果我们会通知你。”

眼见周雨站起身想去收摄像机,在一边儿当了很久人形立板的方博忽然开口问了许昕最后一个问题,“你知道在你之前的那个受害者是谁吗?”

许昕脸上的微笑渐渐消失了,他眼睛失神了片刻,喉结上下动了动,“是……”

方博紧紧盯着许昕的眼睛,那是双星一般湛亮的眸,即便遭遇了这样灰暗的事也透着光。

“是马龙。”



“谈谈这次的案子吧。”邱贻可把白板转过来,面向重案组的下属们,拿出马克笔在板上写下几个字“5.17重大连环杀人案”。写完之后,他转过头道,“作案手法都比较相似,一刀割喉,初步判定是同一个人所为。作案工具我们从许昕那起绑架案中的地下室找到了,经对比,这是一种特制型号的裁纸刀,刀槽里残留皮屑属于连环杀人案中一个受害人的,可以考虑并案处理。现在你们那儿得到了哪些消息,汇总一下。”

闫安先站出来,“我们昨晚突击审了嫌疑人,他对杀害马龙和囚禁许昕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如果我们没有及时找到许昕,那现在许昕应该也在死亡名单上了。不过他始终不承认自己是连环杀人案的杀人犯,口供很难突破。”

方博在手里转着笔,“他有支持他不是杀人犯的说法吗?”

闫安摇摇头,“没有,他没有不在场证明,也说不清为什么凶器上只有他一个人的指纹……他家地下室只有他和被关在那儿的许昕进去过,许昕一直被绑着,不可能有机会清洗指纹。”

和他一起审讯的周恺补充道:“这个嫌疑犯以前是个毒贩,算是亡命徒,具有很强的反侦查能力和专业性,非常符合我们之前做的罪犯侧写。”

方博道:“可是受害者之间没什么太大联系……”

闫安提醒他,“连环杀人犯往往是心理变态,一旦杀人就不会停下,不一定有什么客观的杀人理由。而且割喉这种手法很残忍,也不能用正常犯人去猜测他。”

方博点点头,低下脑袋在本子上划拉了几笔。

邱贻可见对嫌疑犯的讨论告一段落,又转头去问周雨,“你们的证人证言找得怎么样了?”

周雨把笔录的文件从袋子里抽出来,递给邱贻可,道:“受害人跟马龙关系不错,他们本来开了家小超市,就在凶手家那片区。这次被囚禁可能是在和凶手来往的时候让他觉得这两人知道自己在贩毒,所以一不做二不休……他一直被囚禁在地下室里,这一点我们从监控里确认过了。另外马龙是跟他同时被关进地下室的,监控显示他被嫌疑人带出去之后没有回来过,这和嫌疑人说的杀害马龙的作案时间相吻合。”

“监控偶尔有黑屏的情况,可能是电池没电或者别的原因。”方博抬头道,“我们把这几天的监控都看过一遍了。”

周雨跟着解释道:“但黑屏的时间出现在马龙死亡之后,只有十分钟左右,不足以让许昕离开那个地下室再回来。”

案件的脉络已经逐渐清晰了起来,邱贻可等他们又讨论了一会儿,才道,“你们把材料证据都整理一下,基本上可以批请逮捕了。”

“但……”

方博刚发出一个音节,同事的眼神纷纷从桌子那边给了过来,顿时他又觉得无话可说,便摆了摆手,示意大家不用搭理自己。

其他人开始收拾东西准备从会议室离开了,方博跟在他们身后,心思却早散了开去。

但为什么马龙的尸体至今没有找到?

这不符合之前几起案子的情况。



午后的日头毒辣,警局里横七竖八趴着好几个人,都犯懒留在办公室吹空调而不愿意走段路去食堂。

方博揣着手机顶着艳阳走到操场的树荫处,这才给他在学校时的师兄打了个电话。

电话很快被接通,“喂?”

“科哥,我问你件事。”方博手指去抠树干上的树皮,“我记得在学校的时候你跟马龙关系挺好的。”

张继科的声音波澜不惊,“怎么问起马龙了,你有许昕的消息了?”

这起案子目前还在保密阶段,虽然已经提上送检日常,应该很快就会公之于众,但方博还是犹豫了一会儿要不要把许昕的事告诉张继科。许昕是非常重要的证人,无论如何不能违背程序办事,这么想着,方博便避开这个话题,道:“我手上接到个案子,马龙是受害人之一。”

方博隶属重案组,经他手的多半是要案,因此不用细说,张继科也知道受害人这三个字的意思,一时之间电话两头都沉默了下来。

“你也节哀……我打给你就是想问问你知不知道这些年他们俩师兄弟去做什么了,怎么……”

“方博。”张继科打断了方博的话,语调还是一如既往的平淡,“我已经很多年没跟马龙联系了,你知道许昕消失的时候马龙也考到外省去读书,没有具体的联系方式。”

“……”

“他死的事,我挺意外的,但跟我也没太大关系,你的问题我是真不知道。”

方博握住手机的手指紧了几分,最终还是缓缓放松了下来,他闷闷道,“好,我知道了。”

端的是无可奈何。



案件正式移交给了检察院。

重案组难得准时下了班,方博收拾东西离开警局去了医院。

他想见见许昕。

如之前他和周雨来时一样,许昕还躺在那张病床上,他仰着头,像是在看天花板上的灯,又像在观察蜘蛛结网的纹路。

方博走到病床前,捞起床头柜上的一只苹果,另一手拾起水果刀,坐下来慢慢削皮,“你脚还不能动?”

许昕似乎并不意外方博会出现在这里,他转过头来看着翻飞的刀锋,“可能废了。”

“许昕,这么多年没见了,你这嘴就没好过。”方博没好气的给他堵回去,旋了一块苹果就着刀递到他嘴边,“怎么废了,不就是骨头碎了吗,我跟你说这种多的是,最后都能蹦能跳的。”

许昕咬住苹果,看了他半天,忽然笑道,“我以为你不会来找我了。”

“我也没想到救出来的受害者是你。”方博自顾自的啃起了苹果。

许昕道:“见到我之后怎么想?觉得不想救了吗?”

“那倒不至于,这是我的职责。”方博垂下眼睛去看他,咬苹果的动作很是机械,“我只是想,这人怎么还没死呢?”

许昕看了他良久,忽然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腕。



前任如丧偶。

方博跨坐在许昕身体两侧浮浮沉沉时,脑子里想的却是这个。

他与许昕的过去已经像翻得支离的书页,就连当事人也懒得再回过头去阅览。他本以为自己已经彻底忘记了这个初恋男友,本以为。

他紧贴着许昕汗涔涔的胸膛,心脏有力的跳动声极富节奏,一下一下的跃动,昭示着眼前这个人并非他魂牵梦萦的幻相,而是一个真真切切的人。

地下室中惊恐的一双眼,梦中渐行渐远瘦削的背影,再到阳光下将篮球抛到方博面前的少年。

方博的眼睛热了起来。

他极轻极轻地吻上了许昕的心口。

方博没有问那时候许昕为什么会不告而别,正像他也没有问许昕为什么会突然出现。

许昕的手臂勾住方博的脖子,他把他拉下来接吻。

白炽灯的光线被割裂,方博闭上了眼睛。



拉了警戒线的别墅周围空空荡荡的,周雨看着方博从警戒带下钻进去,忍不住道:“昨天他已经被判死刑了,你还过来找什么,难道你觉得他被冤枉了?”

“不冤枉。”方博朝后挥挥手,“但总觉得哪儿有蹊跷。”

他很诚实,案子已经结案了,横竖找不到不对的痕迹,但方博并不放心。在之前警方已经搜查过别墅,这次方博背着局里自己来看,也没什么出乎意料的发现。地下室还是一样,遍布着血迹和发馊的饭菜——显然从他们救出许昕后就没有人打理过这些。

方博搬了个板凳,站上去观察地下室里安装的摄像头,“周雨,监控有十分钟的黑屏是吗?”

“是啊。”周雨不明所以,走到他面前仰着脖子跟他一起看,“可是这个时间来不及许昕做什么的,他又被绑着手脚。”

方博转过头道,“但如果这个时间,有一个人把清理干净的刀送过来再离开,十分钟的时间是不是就够了?”


“啊?可那个人是谁呢?”

方博站了很久,久到周雨忍不住想开口催促他,他才忽然道,“是马龙。”



“连环杀人案的凶手都是一刀割喉。”

“罪犯侧写认为这个人具有极高的反侦查能力,而且受过专业训练。”

“但是马龙的尸体却一直没有被发现。”

方博在病房门口握紧了枪柄,他早就应该猜到故事的反面,却因为错误的线索而被引入了错误的方向。

病房里传来钢琴声,是许昕最喜欢听的古典乐。

一切都结束了,杀人犯先生。

方博猛的踹开病房门冲了进去,夜的钢琴曲响彻病房,而床上却空无一人。

许昕呢?

一个人影从门口闪进来,方博暗叫一声糟糕,正要掉转枪口,手腕就被重重一击,手枪飞了出去。

一只脚踩在枪上,方博捂着自己的右手腕,眼睁睁见许昕把它捡了起来,对准了自己。

许昕曾是方博这一届警校毕业生的第一名。

“你的脚没事?”方博脱口道。

许昕在原地踢了踢,咧开一个灿烂的笑容,“已经好了。”

他朝方博走过来,黑洞洞的枪口抵着方博的额头。

方博没有动,任由眼前的恶魔将自己搂在怀中。这是一个极尽温柔的怀抱,好像他们从未分开,好像他们将不会分开。

许昕的手掌覆在方博的后脑勺上,“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要问,但我师兄等我很久了,现在我得归队。”

方博的下巴搁在许昕的肩膀,他感觉到枪管在自己的脑袋轻轻摩挲,忍不住冷冷道,“要动手就尽快吧。”

许昕笑了笑,把枪管握在自己手心,用枪托朝方博的脑袋上狠狠一砸。

方博闷哼一声,栽倒下去,闭眼之前他听见许昕在自己耳畔轻声说了句话。

“后会有期,前男友。”



——“方博,你的秘密考核已经通过了,这是前往暗剑部队报道的调令。”

方博头上缠着绷带,他将眼神移往这封文件的最下角,那儿有一行小字。

推荐人:张继科

主考官:马龙、许昕

评论 ( 130 )
热度 ( 8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