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好刀剑,从来爱扬眉。

© 方覆雨
Powered by LOFTER

【獒龙】死水(十三)

1.终于写到我最想写的场景了非常感动。应该快完结啦!
2.无关真人,比心。


“你要退役?”

张继科坐到办公室用来待客的沙发上,手臂垂落,指间夹着的一叠文件毫无疑问就是马龙之前交上去的退役申请了。

他的语气很平静,好似只是随口这么一问。但压抑的气氛却昭示着这或许并不是表面看来的轻松。

只有张继科自己知道,他拿起那份文件时,手指甚至有些发抖,根本不像他自己。

短短几分钟,已经足够让马龙调整自己的神情,他反手把门扉轻轻关上,回转过头对张继科道:“我打算在全运会之后退役。”

刘国梁的办公室里开足了暖气,门被关上后有些闷,然而张继科从脚到头顶依旧感觉到了彻骨的冰凉。

他怎么会这样?

他怎么能如此冷静?

马龙此刻就站在张继科的面前,左右不过五步的距离。他的态度是一贯的从容不迫,这在多年来让张继科爱极也恨极的平淡神色。

不合时宜的,张继科佩服起自己的忍耐力,他手指收紧,微微仰起头问他,“为什么?”

“为什么?”马龙似无所觉的皱起眉头,轻轻歪了一下脑袋,好像斟酌了一下,一五一十道,“我年纪不小了,该拿的也拿得差不多了,总要留点时间给以后做打算。而且如果我一直不退,也得占一个位置,咱们打乒乓出成绩本来就不容易。全运会之后该过渡的过渡得差不多,是退役的最好时候。”

他的言辞非常恳切,没有丝毫隐瞒,退役的理由也考虑到了方方面面,是他向来严谨的作风。

张继科直直的盯着他,按捺住心里翻涌起的怒气,只是问,“你为什么没有跟我说过?”

依马龙的年纪,虽然仍是当打之年,但退役并不是说不过去,可他没有对任何人透露过自己有退役的想法,包括张继科也是一样。

一次也没有,从来没有过。

马龙抿了抿唇,避开了这个问题,他伸手想把自己的退役报告拿回来,嘴里问,“怎么刘指导还不来?”

他这样若无其事的反应令张继科更为光火,他将手往回抽,不让马龙拿到那份文件,眼睛里跃起了火星,“你不告诉我,是有别的打算吧。”

马龙的动作停了下来。

“退役之后你打算做什么,结婚?生孩子?这确实不太好让我知道,不过你在担心什么,难道前男友要走,我会抱着不放嚎啕大哭吗?”

事已至此,两个人之间和平的表象已经很难维持下去了。

马龙没有说话,于是张继科继续嘲道,“你在搞笑吗,马龙。”

他并非是个不理智的人,唯独到了这个时候,到了这个人面前,那些经年岁积淀下来的稳重、通透,全都变成了笑话。

他仍是当年那个目中无人的少年。

马龙的脸色很苍白,这或许是因为他本来皮肤就白,也或许仅仅是角度的关系,他浅浅勾起一个笑意,反问道:“你在生什么气呢,继科儿?我退不退役,结不结婚,对你有这么重要吗?”

他的声音很轻,好像一片飘零的羽毛,却足以激起张继科的怒火。张继科嚯的站起身,一把扯住马龙的衣领,一字一句道:“我们俩先提分手的人是你,你有什么资格质问我?”

马龙不闪不避,任由他刀子一般的眼神刮在自己的脸上。他悲哀的想,也许张继科依旧鲜衣怒马,可他马龙却绝不可能再成为那个脆弱敏感的小孩儿。他已经长大了,与曾经的青涩隔着一条宽广的河流,断绝了所有后路。

他的眼睫微微颤动了一下,压抑的声音外包裹着连他自己都不可思议的沉静,“我不知道你会对这件事情记这么久。”

这话几乎连张继科忍不住就要往他脸上揍一拳,可那个人的目光望进了张继科眼睛深处。那是一束明明看起来非常清淡,却又锋利至极的眼神,只需要投过来,就能割断张继科所有令他自己都唾弃的自欺欺人。

他的拳头松了又握,握了又松,终于还是没有下手,他自嘲的笑出声,对马龙道:“你要跟我分手,只是因为我是你通往大满贯路上的阻碍,对不对?”

为什么呢。

为什么还要问呢,继科儿?

不仅仅是马龙,还包括张继科本人,要在这条路上前行,就必须像个苦行僧一样放弃自己别的任何欲望。他们是英雄,他们是战士,可他们更是经受着炼狱的受刑者。

马龙想说不对,他爱张继科这一点从来都不能否认。更不该被质疑。

可他说不出口。

这世上唯一有资格,并值得与他们的羁绊相提并论的是他们对各自信念与理想的坚信不疑。

而遗憾地,这两者永远无法并行不悖。

马龙缓缓闭上眼睛,他听到自己说,“对。”

张继科笑了起来。

他抬手把那份退役报告撕了,纸页的撕啦声格外刺耳,马龙尚未来得及反应,就被那纷飞的纸片劈头砸了一脸。

很疼。

“谢谢你,龙。”

他眼睁睁看着张继科对自己说完这句话就急步跨了出去,将办公室的门狠狠甩了回来。

地上洒了一地的碎纸。

马龙有些脱力,他茫然的跪了下来,伸手去捡那些碎纸片,那是他的退役报告。他的手指实在抖得厉害,心里寂静得反复回荡着刚刚摔门的那声回音。

——砰!

这种痛苦比起分手那年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是马龙没有料到的。他当然知道自己并没有真的放下张继科,这根刺深深扎在他的心里,从未有一刻拔除过。可这么多年了,他好像永远只能站在原地,看着张继科怒而远去的背影。

少年时是这样,现在也是。

他机械般的捡着那些碎片,因为抛掷者的力气太大,有些散落到了办公桌下面。

马龙抬头去找,眼前却一片模糊。

他下意识的伸手在脸上摸了一把,才发现自己早已满脸的眼泪。

评论 ( 64 )
热度 ( 34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