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好刀剑,从来爱扬眉。

© 方覆雨
Powered by LOFTER

【昕博】潮鸣(上)

*民国背景,有军阀出没。
*下次更新把獒龙娱乐圈写完。
*比起喜欢更想看看评论,所以希望大家不要害羞呀。


01


夏日炎炎三伏天,许昕趴在院落里池塘边的躺椅上懒得说话,一只腿耷拉下来,正巧落在池水之中,晃晃悠悠。


这池塘引的是后山活水,沁凉。


不远处走过来一个人,风姿卓越,层层叠叠的荷叶遮不住他。许昕眯起眼睛端详半天,唇边荡起一丝轻笑,探身去折岸边歪过来的一支莲蓬。他的动作有些大,挣着了左肩上伤口,不禁扭头“嘶”了一声。


端着小板凳坐在一旁埋头啃西瓜的樊振东听到了,立刻紧张的站起身来问:“昕哥?”


“没事。”许昕把莲蓬折在手里,冲走到面前的张继科扔了过去。


“还说没事,这都又裂开了。”樊振东皱了皱眉,还有些孩子气的脸上满满是不乐意,弯腰把医药箱从椅子下拿出来,重新去解许昕肩膀缠着的绷带。


殷红的血漫上来,浸着白色布条,像雪地里落了支梅。


张继科在两步之外停了下来,一只手去剥莲蓬,对许昕道:“听说你肩膀给人打碎了,原来是真的。”


许昕一边让樊振东舀了一勺西瓜叼在嘴里,一边笑骂他:“合着你来找我寻开心呢?那我可不待见你啊。”


能让吴门未来的接班人在这儿给他喂水果、扎绷带,许二少爷也算是城里的传奇人物了。张继科露出些笑意,问道:“你师兄呢,还没回来?”


“跟着我师父不知道去哪儿了,这两年不太平。”许昕垂下眼睛看着新缠上去的绷带,随口问,“你找马龙有事儿?”


“也没别的事,明天我爸出大殡,你俩得来一个,代表你们秦系。”张继科递过一张邀请函,素白滚了金边。


 那位死了。


许昕这才收敛了那份吊儿郎当,伸出手去接过那张卡片,点点头道:“我会去的。”


张继科不再多言,转身离去。


热浪拂过,连天的荷叶并上娇嫩荷花,一派生机盎然。


许昕看着张继科越发模糊的背影,叹口气,转头对樊振东道:“小胖,恐怕这城里也不会再太平了。”


02


方博不知道自己跪了多久。


前厅早已挂起了一片缟素,纷至沓来的宾客络绎不绝,一部分是承了张大元帅的恩,另一部分却是为了来拉拢张继科——他父亲一死,满山东的军队便要交到这个年轻人手里了。可这些和方博无关,他只是跪在小院的火盆前,徒劳地往里扔着纸钱。


泛黄的铜纸落入烧得通红的火盆中,化作飞灰,纷纷扬扬,飘得高高远远的。


而他就这样怔怔看着,不饮不食,不言不语。


小院之外的仆从聚在一起隔着门缝偷偷看他,都说小少爷天生命途坎坷,这两天比大少爷还伤心,迅速消瘦下去,只剩了一把骨头,叫人看了可怜。


“你们没别的事可做了吗?”


一道冷冷的声音自身后传来,众仆从不用回头,也知道是家里的大少爷,而今应该改称大老爷了。他们一边琢磨大少爷怎么有空来这偏僻的小院子,一边战战兢兢的朝张继科行礼,作鸟兽散。


张继科只拿眼睛睨了那些人的背影一眼,便挪了步子,领着许昕和樊振东朝小院里面走去。这院落没有挂牌,环境也不大好,一年半载张大元帅也不见得会往这边来看上一回。而张继科就更不会过来了,家里人人知道,大少爷最是讨厌住在这儿的小少爷。


也正因此,看到张继科跨进门时,方博怔了一怔。


只是片刻失神,方博就慌忙站起来叫了声“科哥”,哪知他起来的动作太急,险些把火盆给踢翻。


“这就是我说的人。”张继科转过头跟许昕说话,竟是连看都不曾看方博一眼。


方博垂下脑袋,捏住自己的双手,嘴唇苍白。


阳光极盛,院里的树木参天,枝桠繁盛,绿油油的一片,花簇层层叠叠的,开得煞费苦心。


“你说的人,那个私生子?”许昕肩膀上伤势还未痊愈,只得自己小心护着,笑道,“外面老早就传你有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没成想是真的。”


张继科嗤了声,只是说:“丑闻而已,当然得藏着捂着。”


方博的指甲掐进了自己的手掌之中,眼眶渐渐染红,却死咬着牙,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许昕道:“找了几房小姨太的元帅多了去了,也算不上什么丑闻。”


张继科却冷笑:“我娘头七还没过,他就把这小崽子领到我面前来说是我弟弟,存心添堵。”


许昕跟着笑,心想死人为大,张继科这也太不忌讳了,他摇摇头,不再多说什么,转而朝方博走过去,对着人道:“你现在就跟我走吧。”


“走?”方博茫然的抬头,“走哪儿去?”


张继科终于第一次正视方博,他的眼睛微微眯起来,淡淡道:“这是许二少爷,我替你找了个好去处,日后你就自由了,方博。”


你就自由了。


自小方博被带到这个家中,便最为惧怕张继科。嘲弄或鄙视的眼神他看得多了,但只有他这同父异母的亲哥哥,年纪轻轻手上就是沾了无数人命的,他的目光阴鸷,时时让方博觉得,他不仅仅是看不起自己,他甚至可能杀了自己。而方博在这里无依无靠,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成为他的靠山,不像张继科是长子,母亲又是门当户对的大小姐,尊贵无比。


他曾想学着讨好张继科,后来才发现,讨好他的唯一方式就是千万不要出现在他面前。


他的哥哥从来憎他。


眼下终于还是要扔掉他。


方博笑了,他听到自己轻声应着许昕,他说,好。


我跟你走。


评论 ( 118 )
热度 ( 43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