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好刀剑,从来爱扬眉。

© 方覆雨
Powered by LOFTER

【昕博】landing guy

*短篇,之前抽楼层@越丹青 的点梗。
*之前说会先更新獒龙的那篇,但是突然想起来就先写了昕博的。
*下篇真的真的会把獒龙的完结掉。


许昕第一次和方博睡在一起是世乒赛的时候,因为宾馆天花板后半夜漏水,人生地不熟的异国他乡换房间和宾馆都挺麻烦,于是两个人一合计,干脆凑合着躺在了一张床上。

迷迷糊糊睡到半夜,许昕突然被横着的一手肘锤到身上,醒了。

许昕坐起来怒视身旁的人:“你大晚上干嘛啊?”

方博翻了个身,眼睛都没睁,声音是睡意正浓的黏黏糊糊:“我、我打小怪兽呢。”

……哦,合着是在梦里变成奥特曼了。

许昕无奈道:“那你好好保卫地球啊,方博同志。”

“嗯!”

许昕第二次和方博睡在一起是奥运会回国后的庆功宴,一众朋友都喝多了酒,车是开不回去了,就在酒店开了房。许昕和方博都醉得七荤八素,朋友们扔的时候也图方便,就把他们俩丢在了一起。

梦境很深沉,许昕在一片浓黑中走走停停,不知道从哪儿蹿出来一个鬼,白裙黑发,贞子似的,朝他这儿飘过来。

许昕一路跑,鬼一路追。

最后终于被追到,指甲长得可以贯穿他胸口的手指握在许昕的脖颈拼命掐。

窒息感越来越重,许昕把自己咳醒了。

这才发现做噩梦全不怪他,都因为方博横过来的手臂把他的腰搂得死紧,动都动不了。

许昕揉着一跳一跳的太阳穴:“你能下去不,博哥?”

方博回应他的是一串鼾声,极富节奏感,像张继科以前说过的帕瓦罗蒂。

许昕决定自己动手,便去掰他的臂膀。

方博却越收越紧,嘴里开始有了别的动静:“妖孽,哪里逃!”

……哦,这回剧本该不会是法海除妖吧。

许昕拍拍他的手臂:“你赶紧把我抓回去得了,记得每天来雷峰塔给我送饭。”

“……嗯。”

许昕第三次和方博睡在一起是在他婚礼的前一天,一群人开单身夜party。从各个地方飞过来的昔日队友们被统一安排在了一个酒店,包下了两层楼。运动员荣升成男二队的教练员,许指导用不着像以前一样顾忌门禁,和他们玩了通宵,蒙蒙亮时才和方博回房间,两人倒头就睡,倒在了一张床上。

这一次许昕做的是美梦,他梦到了自己站上奥运会的最高领奖台,他拿到的是单打的金牌。国歌奏响,鲜花环绕,他已经热泪盈眶。

一切都那么美好,美好到好像许昕可以亲吻前二十年来的所有跋涉。

一切折磨与痛苦都可以被原谅。

他和小时候的自己握手和解,他和整个世界握手和解。

颁完奖之后,许昕冲下台和千里迢迢跟过来的女朋友拥抱,并在全世界的镜头见证下,单膝跪地,用金牌求了婚。

女朋友捂着嘴流眼泪,样子很丑,可是很符合他心中贤妻良母的形象。

许昕牵着女朋友的手,往台阶下面走去,大概是太激动,他一脚踩空了。

——咚。

一声闷响,许昕额头撞了个大包,他被方博踹下了床。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许昕噌的爬起来,就要去掐断床上睡得正熟的这个傻逼的脖子。

哪知方博脑袋一歪,轻声呢喃道:“许昕……”

许昕没好气:“干嘛,这回你说啥都不好使了我跟你说。”

方博的表情变得有点儿痛苦,他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竟然从眼角滑下一行泪来,“你能不能过两年再、再结婚。”

“为什么?”

“等我不喜欢你的时候,你再走。”


二队的小孩儿是方博的迷弟,缠着许昕讲方博的事,听完之后却有些困惑了。

他抓抓自己的头发,问:“我不明白,明明你就是要跟博哥结婚,为什么他让你别结啊?”

许昕笑道:“也许他跟我一样,在那天晚上梦到了我要和一个女孩儿结婚吧。”

小队员露出一个贼兮兮的笑容:“许指导,你结婚前天晚上还梦到跟别的美女结婚,我要告诉博哥去!”

“你懂什么,这才叫爱情。”

“啥意思啊?”

因为如果不是那个梦,许昕可能不会如此清晰的发现一个事实。那就是没有和方博在一起的世界,虽然完美无缺,可实在是太没意思了,许昕如是想。

就算用奥运单打的金牌做筹码,他都不愿意换。

评论 ( 83 )
热度 ( 70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