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好刀剑,从来爱扬眉。

© 方覆雨
Powered by LOFTER

【獒龙】同居生活守则(2.5)

我再也不写上中下了呜呜呜……


07

“这把刃,乃当世最好的铸剑师所制,长一尺二寸,我用它杀过很多人。论锋利,它天下第一,论伤人,不及你半分。”

//近景变远景

//跪在地上

//淡出

……

张继科放下手中的剧本,把它推到孔令轩面前,食指点了点:“这本子挺不错,有噱头又悲剧。”

孔令轩从一堆剧本中抬头,一看封皮,讶异道:“科哥你怎么看上这本了?这本有点儿打同性恋擦边球,估计过审都麻烦呢,要不咱还是接别的吧。”

“不定能过审,但写得特文艺,很对评委胃口,而且男主是一人分饰两角,演技发挥空间大,说不定可以撸奖。”张继科琢磨了一下,又问,“我想推荐马龙做男主,这剧本谁写的?”

孔令轩心说张继科还真是想一出是一出,不过他仍然尽职尽责的查了一下:“是个新人作者,名字叫……诶?叫周雨。”

周雨?

张继科有片刻恍惚。

这个名字他并不陌生,在孔令轩做助理之前,他的助理就是周雨。他跟周雨挺投机,还曾被八卦周刊三番五次爆出所谓的大明星和小助理的绯闻——直到后来张继科和马龙阴差阳错炒起了cp。周雨一直以来的愿望就是当个编剧,做助理也只是来积累人脉的,后来就辞了职。张继科平时工作忙,已经好久没和他联系了,没想到这剧本还真写出来了。

既然是熟人,这事儿倒好办,张继科专门让孔令轩给他空出了一个下午的时间上门去拜访周雨。

周雨搬了几次家,张继科按着微信里孔令轩发的地址找去,发现竟然在一个高档小区里。这小子不知道怎么发达了,张继科按响了门铃。

不多时,门被打开了,周雨套着一件浴衣,头发湿漉漉的,看见张继科显然一愣:“科哥?”

张继科也愣了愣,却是因为别的缘故:“你怎么瘦成这样了?”

周雨颇不自在的把瘦削手臂藏进浴衣里,挤出个笑容:“你先进来吧。”

张继科跟着周雨走进公寓,在沙发上坐下,周雨给他倒了杯水来。他接过杯子,开门见山道:“我是为你那剧本来的,你这本子如果团队找好,得奖的可能性很大,我想给你推荐个男主人选。”

周雨在他旁边坐着,闻言拇指在膝盖上轻轻摩挲片刻,垂下头道:“科哥,恐怕不行,这本子是吴门投拍的,男主已经内定了。”

“吴门?他们……”

吴门的名气不小,老爷子的官做到了首都正部级去,膝下收了个义子听说涉黑,一般人不敢招惹。虽然张继科听到了些他们要投资娱乐圈的传闻,但没想到居然是周雨的剧本。

他话没说完,就有人推门而入。

来人一张娃娃脸,约莫也就二十左右,只是他对上张继科眼睛之后便面色一沉,倒一点儿没有年轻人特有的青涩样子。

这人张继科眼熟,正是他们刚刚提到的吴门小公子樊振东。

“科哥。”周雨立刻站起身拽住张继科的手臂,“这事儿我们回头再说,我先送你出去吧。”

张继科皱着眉打量了一下那人,站起身跟着周雨走出去,在门口和他擦肩而过。直到两人的肩膀轻轻撞了一下,对方也依旧一言不发。

“周雨。”

周雨一路把他送到了电梯口,按下按键后,张继科转过身面对他,道:“你要有什么困难可以找我。”

周雨愣了愣,垂头低低“嗯”了一声。

08

圈里潜规则的事其实没有外界猜想的那么层出不穷,但也可以用另一个词概括——屡见不鲜。小模特想拿到上镜机会,十八线演员想多几句台词,不知名的小导演想获得一个机会……都不容易,毕竟千万个人中才出一个耀眼明星。

但张继科还是因为周雨的事感到有些烦躁,他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编剧,却能拿到吴门的赞助,还和樊振东疑似同居,这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可是怎么可以不言而喻?

念及此,张继科轻轻“啧”了一声,正巧绿灯亮起来,他回过神,松开刹车,拐弯进了小区。

刚将车停到别墅自带的车库,张继科就看见马龙抱着道哥从外面走过来。他穿着运动服,刚刚多半是去遛狗了。

道哥是张继科养的狗,原先跟他挺亲的,哪知它丝毫没有一狗不认二主的精神,和马龙做了室友之后,也黏马龙得要命。张继科一边在心里吐槽自己的宠物,一边走过去伸手要接道哥:“谢了。”

“嗯。”马龙把狗抱给他,忽然身体前倾,朝张继科凑了过去。

张继科还没反应过来,两人的脸便碰在了一起。

靠,一个男人脸居然这么软。

这是张继科脑海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

第二个念头是马龙为什么要突然做这么亲昵的肢体动作。

他还没来得及发散思维,就听到马龙小声道:“有狗仔在拍。”

张继科微微侧过头,长年累月待在镜头下的第六感果然敏锐的发出了警报。

他忍不住磨牙:“不用做这么全套的戏吧?”

马龙和他纯粹是借位演了个接吻,他拿出了做演员十二万分的职业素养,因此听到张继科这么说,颇为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同居生活守则第十条,双方有义务在镜头前配合表现夫夫婚姻恩爱。”

原本周雨的事就令张继科心头火起,马龙这种公事公办将假结婚真炒作摊开来讲的态度更仿佛在火上浇了一瓢油。

轰的一声。

张继科一只手搂着道哥,另一只手忽然抓住马龙的肩膀,对准他的唇狠狠撞了上去。

这个吻与之前在片场不同,它热烈,且极富侵略性。
马龙瞪大了眼睛。

张继科在他耳畔道:“第十条,你刚背完。”

看着张继科转身去开门的背影,马龙的手掌握了又松,忍住没把拳头砸到他脸上去。

他在心里提醒自己,有镜头拍着呢。

还有那该死的同居生活守则。

09

拿了影帝之后,肖战给了张继科一段休息时间,除了广告拍摄,暂时没有增加别的工作。前段时间赶戏把张继科的作息弄得一团乱,现在好不容易放假,他打了通宵的游戏,第二天睡到晚上才被饿醒。

张继科踱步到厨房看看有什么吃的,料理台上摆着一杯冷透的牛奶,水槽里堆了几个脏兮兮的盘子没洗。
张继科皱着眉头捏了捏鼻梁。

马龙今天行程很满,上午去给之前的主旋律电影做后期配音,下午试镜了一个新角色,又赶去某个活动现场剪彩,回到家时已是身心俱疲。他换了拖鞋,把冲过来摇尾巴的宠物抱起来,踩着棉拖踢踢踏踏的往里边儿走。

还没上楼,就见张继科双手打着洗洁精的泡沫站在厨房门口看他。

马龙的脚步生生停了下来:“你有事?”

张继科晃了晃手掌,飘落零星的泡沫:“你要不要解释下为什么碗在槽里,你在这里?”

这问题令马龙想起他们刚住在一起时关于袜子的争执,不禁有些头疼。

但今时不同往日,他朝张继科转过身,道:“因为我给你泡了牛奶。”

同居生活守则第二条,做饭的人不用洗碗,洗碗的人不用做饭。

张继科一鲠,狐疑道:“你故意的?”

马龙没头没尾道:“你刷微博了吗?”

“刷了。”

“今天的热门是什么?”

“等会儿,我看看。”张继科走到茶几旁拿一张纸把手蹭干净,划开微博界面,念出热门排行榜第一位,“张继科马龙家门口激吻……你还记着昨天的事呢?”

马龙扭头就走。

“哎,别别别。”张继科连忙上前从背后抓住马龙的肩膀,“以后我不先斩后奏还不行吗?”

“这不是先斩后奏的问……”

马龙听不下去,猛然回头就要数落,哪知张继科靠得太近,两人猝不及防,鼻尖轻轻蹭了一下。

张继科顿时火烧似的仰头,马龙的脸也噌的红了起来。

“操,你起开!”

难得见马龙发回火,张继科也很无辜,他耸了耸肩后退了两步。

张继科这么配合,马龙反倒不好再说什么,一时间两人都有些无措。

见对方开始懊恼的抿嘴,张继科只好硬着头皮解围:“你今天去哪儿了,你那电影不是拍完了吗?”

马龙道:“是部新电影的试镜,古装片儿。”

“古装电影?谁的剧本啊?”

马龙似乎放松了下来,“这我不太清楚,好像是吴门投拍的。”

张继科一愣,伸手握住马龙的肩膀:“你是男主角?”

马龙有些古怪的看着他:“我是男二。”

评论 ( 56 )
热度 ( 5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