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好刀剑,从来爱扬眉。

© 方覆雨
Powered by LOFTER

门徒(一)

*前半部分没修,但后半部分走向不一样了,建议重看一下。
*为了不影响别人电影的tag,本文打的标题tag是(门徒),注意区别。


‪3月5日‬ 惊蛰 

雨
万物出乎震,震为雷,蜇虫惊。





又是一个周日。



方博从磁浮列车站出来,朝路边走去,今早晨刚下了一场雨,此时地面已经干干净净了。整个城市格外的光洁,好像一个新建成交付使用的大楼,又像镶嵌在玻璃球里的模具。



今天方博不用上班,本来应该在家里好好睡个懒觉,但昨晚突然接到周雨的电话,要约他出来吃午饭。一开始方博想改到晚上,这样他就能在家睡到下午才起床——和以往的每一个周末一样。可周雨在电话里说有急事,一定要中午见个面。方博从大学就认识周雨,几年哥们儿,还难得听到他用这么严肃的口气,不得已,他答应会准时赴约。



周雨定的店是一家新开的烤肉店,位置离车站不远。之前这一带方博没怎么来过,跟着导航都拐错了巷道,绕了远路。今年有提案建议取消城市里的小巷,修建成九宫格式的城区,但没能通过,这种有年代气息的城市布局看来还要持续下去。



稀里糊涂从小道拐出来时,方博意外发现了一个小吃店,里面摆着滚烫的油锅,飘来阵阵臭豆腐的香气。



方博脚随心动,信步走进去要了两串臭豆腐。



这时段没什么人,老板娘正坐在店里看电视,一听有生意上门,连忙站起身应道,“来了。”



方博随手拉了把椅子过来,坐在旁边等她炸,眼睛不经意的扫了扫电视画面。电视里正在播报一则突发新闻,“G市发生一起碎尸案”。



这可有些骇人听闻,方博从兜里摸出烟盒,单手推出一根烟低下头咬住,这才眯起眼仔细看那则报道。说的是今天早上环卫工人正在城南清理垃圾桶的时候,从里面倒出来的一个黑色袋子破了,露出人的手指。环卫工人吓得不轻,当场报了警,眼下警方封锁了现场,已经将袋子连同里面的东西一并带回去检查,相信不日就会鉴定出死者身份,电视台也会跟踪报道云云。



方博点燃烟,轻轻嗤了一声。



“真够吓人啊。”老板娘把臭豆腐装好,递给方博,也跟着看了看电视屏幕,摇头感慨道,“没想到现在还会发生这种事,还是以前好。”



方博接过东西,敷衍似的点点头,挤出一个礼节性的微笑,便转身走了出去。



毕竟他还赶着去跟周雨吃饭。



周末的餐厅人满为患,方博走进去时还听到服务员正在向新来的一对小情侣解释等位可能要半个小时。好在周雨提前订了位子,他心里这么想。



烤肉店是日式风格,包间里铺了榻榻米,方博在门口换了鞋子,赤脚踩进去,周雨已经在桌前等着他了。



“这店怎么样?”周雨仰头看他,问道。



“还不错……”方博盘腿坐下来,见周雨脸上露出微妙的笑容,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我靠,你开的?”



周雨将烤灯拉近些,利索地把片得薄薄的牛肉放上去,应道:“正好手里有点闲钱,开来投资。”



方博被他照顾习惯了,只给自己调好蘸料便等着周雨给他烤肉吃现成的,嘴里还调侃,“我看你是给那些弟弟开的吧……今天他们怎么没来?”



周雨把肉片摆好,它们在铁丝网上发出滋滋的响声,重新看向了方博,“博哥,我有事想单独跟你说,在电话里我怕不太安全。”



方博漫不经心道:“你说呗。”



周雨深吸一口气,“张继科死了。”



“啪”的一声,方博手中的筷子掉到了地上,他反应过来,弯腰去捡,“周雨,干嘛呢?别给我拿这事儿开玩笑。”



“我没开玩笑。”周雨把桌上未拆封的筷子递过去,急切道,“是真的!”



他的声音刻意压得很低,迸出的气音使得方博产生一种奇异的感觉。好像这是一个全世界只他最后才知道的秘密,又或者,他是唯一一个要来接受自己师兄死讯的人。



真可笑,方博想,那个人活得简直飞扬跋扈,怎么可能会死?



他道:“你要这么说的话,那,那我上个月还收到他……”



“他每个月都会在1号给我们留消息,今天已经5号了,你收到有关于他任何一点消息了吗?”周雨的眼睛微微垂下,他呼出一口气,“昨天我想办法进了他的系统,发现所有的东西都没了……如果科哥还活着,他绝不会……”



“别说了!”方博霍然站起来,“你也太绝对了,他可能只是要隐藏自己的行踪……总之,我不会相信的。”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难得僵持起来。



周雨抬眼看他良久,嘴唇动了动,妥协道:“先坐下来吃饭。”



这顿饭方博吃得味同嚼蜡,从周雨的表情来看,他也差不多。他们心照不宣的没有再提及有关于张继科的事,但毫无疑问,这件事的阴云笼罩在两人的心头,以至于始终没能让谈话变得稍稍轻松一些。

这样安静的环境中,忽然响起的敲门声显得突兀而不合时宜。

方博抬起头和周雨对视了一眼。

周雨扯着嗓子大声问:“谁啊?”

“我有事要找下方博先生。”一个稍显少年气的男人声音回道,公事公办的语气,“我是首都保密局的,林高远。”

他们俩同时皱起了眉头,首都保密局,这是张继科之前工作的单位,光是名字就知道跟普通人的生活之间隔着天堑。

周雨起身去开了门,门口的人穿着普通,平平的刘海和乌黑的眼珠让他看起来极其乖巧。正在周雨生起怀疑之时,林高远从外套口袋里拿出自己的证件牌在他面前打开,上面清晰的显示——首都保密局实验部。

周雨道:“有什么事?”

林高远拿眼睛打量他片刻,露出个颇为天真的笑容,“我找方博,你不是吧。”

周雨被噎了一下,让出一条道给他。

林高远的目光擦过周雨的手臂,投向从桌边站起来的方博身上,道:“我们部长想请你帮个忙,麻烦你跟我走一趟了。”

方博迷惑不解:“到底找我干嘛?”

林高远的笑容依旧甜腻,和他冰冷的语言形成了鲜明对比,“认尸。”


评论 ( 23 )
热度 ( 29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