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好刀剑,从来爱扬眉。

© 方覆雨
Powered by LOFTER

门徒(二)


绿色的路虎穿越中心公园,车窗外的景色因疾驰的速度倒退成一道白光,清冷的三月春风透过过滤器输送进车厢,在方博脸上温柔地拂过。空气中甚至携着花香,春天真的来了。

但方博无心欣赏,林高远那并不重的两个字一直盘旋在他心中,敲击着心脏。

“认尸。”

他说死的是张继科,这让方博觉得空落落的,一股说不上来的难过笼住了他。

他小时候与张继科的爷爷是邻居,每年寒暑假张继科来爷爷家住就会带着他一起玩儿。后来方博到G市读书,还曾借住过他家,两个人也算认识十多年了。平时他和张继科一南一北住在城市两端,但隔段时间总会抽空出来聚聚,直到……

直到有一天,张继科失踪了。

一开始每个月1号方博和周雨总能从网络上收到他的一些留言。虽然他不曾告诉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过由于张继科供职于保密局,方博只当他去进行什么秘密任务,以前也有过类似的情况。可正如周雨所说,这个月已经过去四天,一向准时的张继科真的销声匿迹了。

而此刻,所有若无其事都土崩瓦解,他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尖锐的疑问,像刀子一样将别的杂事划开。

张继科真的死了?

他怎么死的?

路虎驶过中心公园,往右拐进大道,加速向南。车厢里的气氛很沉默,方博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林高远更没有开口的打算,他尽职尽责的把控着方向盘,带着方博跨越一整个城市。

车在保密局门口停下。

保密局对于这个国家来说就像它的名字,是一个神秘而又颇具传奇色彩的部门。它有自己的特工小队,拥有凌驾于司法警察之上的权利,就连它的办公大楼也宏伟得令人感到惊奇。方博是第一次来这儿,他眯起眼睛仰头望着巨大的大厦仿佛高耸入云的顶端,复古的哥特式风格令它比起办公楼更像是一座古堡,一座尖顶古堡。

从气势上就能让闯入者心生恐惧。

林高远不知道按了什么东西,封闭的大门向两边打开,他直接将路虎开了进去。途经长长的一段道路,这回他们来到了办公大楼的面前,林高远道:“你可以在这里等我,我去停车场把车放好。”

纵然方博现在心里很着急,但他也很清楚,如果没有人陪同,他是不可能在这种地方乱闯的。

于是他颔首同意。

他们花了两个多小时把车开过来,此时应该是下午的上班时间了,但整栋大楼静悄悄的。

玻璃上映出方博有些迷茫的一张脸,他突然有了些古怪的想法,他想,为什么会让自己来认尸呢?

张继科的父母虽然已经搬离了G市,但照理说找亲人过来才是比较正确的处理方法。而且这个认尸地点也令他摸不着头脑,保密局?天知道这是个做什么地方。当然,这只是方博的感慨,因为他很清楚——

保密局的权限是一切。

玻璃后方忽然出现一个人影,方博怔愣之时,那人就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对方身量跟他差不了太多,刘海被发胶梳起,露出光洁白皙的额头,这利落的造型冲淡了他温和五官给人的柔软感,看起来多了几分干练。他身着制服,这是军服改制过来的,既有不可违抗的权威,又显得更为低调,是保密局的制服,方博在张继科家里见过。

自动玻璃门往两边打开,他冲方博伸出手,自我介绍道:“你好,我是保密局实验部部长,马龙。”

这个名字一开口,方博总算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熟悉的感觉,他局促地握住马龙的手,忍不住道:“我知道你。”

“嗯?”马龙似乎有些疑惑,但片刻后他想起了什么,微笑道:“也对,你好像是许昕的前男友,我是他师兄。”

不。

方博确信许昕并没有在自己面前提过马龙,他是从张继科嘴里听到马龙这个名字的。因为那时候张继科他对马龙……

显然,这不适合在这种状况下说出来,这种当事人之一已经死去的状况。

方博只得收回手,尴尬的笑了笑,转移了话题,“你的人说今天是让我来……”

马龙的眼睛黑亮,他看着方博,“让你来确认一部分身体组织是不是属于张继科。”

砰。

方博听到自己心猛烈一跳的声音。

评论 ( 25 )
热度 ( 28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