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好刀剑,从来爱扬眉。

© 方覆雨
Powered by LOFTER

门徒(四)


一把细沙从狭窄的玻璃缝中漏下去,靠在办公桌旁的马龙盯着它,乌黑的睫毛微微垂下,在眼睑下投出一小块阴影。

忽然,他伸出手,把落尽的沙漏翻了个个儿。

林高远道:“方博还没回来?”

“嗯。”马龙轻轻呼出一口气,像是极轻的叹息,又好像不过稍重的呼吸,他道,“他去厕所半个小时了。”

林高远有些紧张,他倾身碰到桌边,自己却毫无所觉,只是问:“难道他察觉了?”

马龙不置可否,道:“我们去看看吧。”

林高远连忙点头,转身推门就要出去。

“等等!”

紧贴着地面的矮灯颜色暗红,马龙从抽屉里抓出一柄手电,越过林高远身旁,往地下扫去。雪亮的灯光映出在刚刚昏暗环境里极易被忽略的东西——地板上落了滴污渍,像液体。

林高远顺着那束光低头,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这什么东西?”

马龙蹲下身,用手摸了摸,食指与拇指贴在一起轻轻摩挲了一下,抬起眼皮:“是血。”

林高远下意识又问:“血?谁的血?”

马龙下颔微扬,眼神投入走廊尽头的黑暗中,那是厕所的方向,他脸上露出晦暗不明的神色,嘴角弧度极冷:“从解剖室里爬出来的,能是什么东西。”

保密局曾在几年前被媒体质问,究竟为谁保密,保密的对象是什么。

它的存在充满了神秘和争议。

但针对它的口水仗没有任何意义,譬如那家媒体在一个月后就彻底销声匿迹了——在这样一个高度民主的时代,实在是难以想象的。然而保密局做得到,它令人闻风丧胆,不止是普通民众这么觉得,连经过层层筛选出来供职于保密局,被称为精英中的精英的许昕,也认为的确如此。

“这一层楼往上都属于实验部,他们这儿工作环境挺恶劣的,是实验需要。”许昕的手臂横过方博的后颈,勉强以此支撑着自己的身体,解释道,“他们那些器皿、试剂……有些要避光避水,很麻烦。”

他的身体实在是太过虚弱,以至于从厕所到电梯那儿短短十几步的路就让他气喘吁吁。

“你说马龙是在骗我,为什么?”方博的脖颈触感有些黏糊,许昕身上那浓重的血腥味让他甚至用不着猜这感觉来自于哪儿。他扶着许昕,跟随他的指挥试图从这迷宫一样的走廊里转出去。

他虽有疑问,仍然在第一时间听从了许昕的话。

许昕按了紧急按钮,熟练的输入密码,电梯门上映出他咧开嘴的表情:“因为我从来没有在解剖室见过张继科。”

“解剖室?”方博敏锐地捕捉到某个关键词,他皱着眉头道:“你该不会……”

“是啊,再晚两天,可能你就能在解剖室看见我的尸体了。”

许昕耸耸肩膀,轻松地说着,好像在谈论别人身上发生的事。电梯上方打着冷光,令他那沾满鲜血的脸显得既可怕,又可怜。他将手指放在电梯按钮上,自上而下把按键摁了个遍。

“许昕,我们现在不可能从这儿——”

“猜猜看马龙会选在哪一层的电梯来拦截你?”许昕垂落下去的右手拍了拍方博的手背,示意他走出电梯,“旁边有楼梯通道,咱们得快点走了。”

走廊里空空荡荡的,好在保密局这种特殊的环境,令两个人即使走得缓慢也能够极好的隐没在黑暗中。除非马龙能掐会算,不然短时间内恐怕也难以找到他们的踪迹。

但方博心中仍有满腹的疑问,“许昕,我这给你绕晕了快,到底怎么回事?”

“马龙让你来,是认领张继科的尸体,但从我待在解剖室开始,就知道他们一直没有找到张继科。”

方博感到非常不解,他一只手推开紧急通道楼梯口沉重的门,另一只手握紧许昕的手腕,问道:“你之前不也是在保密局工作吗,怎么会出现在解剖室?”

方博和许昕是因为张继科认识的,曾在几年前短暂的谈过几个月恋爱。但或许两个人命中注定的有缘无分,对象没处多长,架吵得不少。尤其是许昕在保密局工作,除了名字、性别、长相,别的一切个人信息几乎都不能泄露,再加上许昕的工作性质,他们一个月见面的次数实在少得可怜。吵一次架都要中场休息到一个月之后许昕回来才继续,这很快就令两个人身心俱疲。于是在某一天又大吵一架之后,他们彻底闹崩了,老死不相往来。

那时候方博不会想到,再一次见到许昕会是眼下这种境况。

他又追问道:“张继科又去哪儿了?”

“张继科确实失踪了。”许昕尽力忍耐着疼痛,步伐没有半点迟疑的往楼下移动,“我和他背叛了保密局……他逃跑了,而我被抓回来,就是这么一回事。”

这段话不长,信息量可不小,以至于方博惊骇地看了他一眼。

当然,紧急通道没有灯,他压根儿看不见许昕本人。
他道:“你们是泄露了机密吗?”

如方博这种平民百姓,实在想不出来“背叛保密局”是什么样的概念,也不明白就算许昕他们做了什么,怎么能不经过司法审判直接将他扔进了解剖室——听名字,它就不该是活人去的地方。

许昕叹了口气,“我们偷了一份关于变异人的文件。”

“变、变异人……”

“对,变异人,你知道这个东西吗?”许昕低声笑了笑,“几年前我们在一次任务中,第一次发现变异人,他们外貌和普通的人类没什么区别,只是有些地方变得不一样了,他们拥有了‘能力’。”

2717年,科技已经发达到连人身上的器官都可以像零件一样更换,曾经对神的信仰也早在一百多年前的宗教战争中彻底崩溃。

人们进入了一个没有信仰的时代。

但不知名的报复开始了,人类开始“变异”。这种变异来自于人的身体内部,类似于小说里的异能。当时许昕他们遇到的情况就是,那个人可以将碰到的所有木料变成精铁。这个能力非常奇怪,看似也没什么用,可那回追捕地点在森林,而且事先保密局没有得到任何与此相关的资料,着实令他们吃了些苦头。

而这还只是开始。

保密局的涵盖范围很广,包括曾经是国家秘密科研机构的实验部。从许昕他们小组发现有这种现象存在开始,实验部就针对变异人展开了研究。只不过研究并不很顺利,始终没能弄明白这种变化是如何开始的。

研究处于瓶颈,情况却愈发恶化了,一切都需要解决,这也正是张继科来找许昕帮忙找文件的原因。

“……他发现有些能力携带者失踪了。”许昕在楼梯上停下来,喘了口气,“其中有个人是他的朋友,你也认识的,叫孔令轩。”

“孔令?”这接踵而至的信息让方博难以接受,他望着许昕,张大了嘴。

可以想象,突然出现的能力者会给这个世界带来混乱,因此他们成为了保密局需要按下的绝对机密。但人毕竟不是那些文件,怎么才能让世界回归正常?

答案不言而喻。

“可孔令以前是正常人啊!”

许昕道:“这个能力不一定要与生俱来,我们现在对它知道的还是不多,包括它会不会传承,现在也没有定论。 ”

一墙之隔,尖锐的警报声忽然响起。

许昕不知哪儿来的力气,猛地反扣住方博的手腕,拖住他往地下室跑去:“他们发现了,方博,快点!”

评论 ( 43 )
热度 ( 33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