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好刀剑,从来爱扬眉。

© 方覆雨
Powered by LOFTER

焉有荣光(一)

哎,我真的不想给你热度。但是这位朋友抄文好歹也换个平台啊……这么赤裸裸的,我想不搭理都不行。

在下仲惊霜_:

黑道AU
ooc都是我的
请勿上升蒸煮


城南那一块地原本熊梓淇没想着要,不是什么有油水的地方,破败一片全是上世纪80年代的旧房子,建个工程多半都要烂尾,搁在那儿还得倒贴钱,不划算。


但偏偏就有人跟他作对,从上个月开始,只要涉及到城南的交易,次次被截胡,无一例外。光是手底下的人就死了四个了。


今早查杰给熊梓淇打电话,语气很温和,单单只问,需不需要他搭把手。


天大的笑话。


自熊梓淇成为二把手之后,无论是白面、场子还是军火,什么时候要别人来帮过忙?熊梓淇心里很清楚,查杰这是在敲打他,可一可二不可三,再这样放任下去,丢的就不是他熊梓淇的面子了。


熊梓淇听得懂,嗯嗯啊啊了几声说自己会处理,心里就憋着股邪火。


他挂了电话,赤着脚在客厅那块羊毛地毯上踩了会儿,转头吩咐下去彻查到底。


年前出了个条子那边的卧底,正在熊梓淇手里,熊梓淇亲手把那个卧底砍了,顺手抽的西瓜刀,没开过刃,磕在骨头上,还卷了他一把刀,晦气得很。之后熊梓淇就彻底清洗了一遍手下,现在跟着他的不但忠心,效率也是实打实的高。


很快从易柏辰那儿就传回来消息,说是手法干脆利落,像是朱戬他们的手笔。熊梓淇还靠在沙发上喝茶,听了这么一耳朵,心里那口气更烦了。


又是他们。


同样在道上混,两家的恩怨可谓是从熊梓淇师父他们那代就一直延续了下来。熊梓淇刚出师的时候根基不稳,好几次因为生意上的摩擦,差点被吕鋆峰给做掉。等熊梓淇好不容易站稳脚跟,吕鋆峰却不知因何退居幕后了,到底没能报这个仇。


他的手指屈起,在沙发扶手上轻轻敲击了两下,最终还是决定给查杰再通个电话。


“咱们玩儿票大的,你想砍掉朱戬的一只手吗?”


手机滴滴响了两声。


彭昱畅一只手抓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摸到手机飞快的垂下眼看了看,是一条极其简洁的短信,来自朱戬。


“回电。”


彭昱畅随手把手机扔在副驾驶座上,懒得搭理他。


不一会儿手机又响了起来,这回是震动,有人来电话了。


彭昱畅翻过来一看,朱戬来电。


他不得不把车停到路边,接起了电话:“喂,我正开着车呢,什么事儿?”


朱戬的声音透过电流传过来,有些失真:“你什么时候动了熊梓淇的货?”


彭昱畅从裤袋里摸出一根棒棒糖,塞进嘴里,在脑海中仔细搜索了一番:“你说城南那批白面儿?好像是上个月吧……怎么着,他找到你那儿去了?”


“你胃口可真够大的,大峰搞了他几年都没搞死他,你一来就直接挑他的场子砸,恐怕再借你俩胆子你能直接杠上查杰。”朱戬讥诮。


摸不清朱戬是什么态度,彭昱畅嘿嘿了两声,话也说得好听了些:“这不面前有榜样嘛,你教的啊。”


“我没教过你招惹熊梓淇。”


彭昱畅夹着电话,没当回事:“那我得给他赔个礼道个歉去?”


朱戬淡淡道:“这事儿是得收场。”


彭昱畅没听懂,便皱了皱眉:“什么?”


那边却已经把电话挂了,彭昱畅盯着手机看了半天,到底没能想出一个所以然来。彭昱畅嘟囔了两声,重新发动车子开上主干道。


天边滚滚乌云翻腾过来,太阳的金边越来越淡,重重阴霾迅速侵占了这座城市。


就要变天了。

评论 ( 78 )
热度 ( 47 )
  1. 方覆雨月暂晦朔 转载了此文字
    哎,我真的不想给你热度。但是这位朋友抄文好歹也换个平台啊……这么赤裸裸的,我想不搭理都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