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好刀剑,从来爱扬眉。

© 方覆雨
Powered by LOFTER

【獒龙】Lonely Christmas (上)

大家热情呼唤我都看到啦,没有一条条回复,我也特别想你们!
但是新坑是不可能不开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尝试了新的风格,比较碎片化的故事。有私设年龄操作,马龙大十岁,比较非同凡响。




圣诞节这天,马龙带领的工作团队把磨了大半年的一笔生意敲定下来。作为庆祝,马龙自费包了两条街外的一家高级西餐厅。 

不过酒喝到八点半,马龙起身从衣架上拎下外套挂在臂弯,彬彬有礼,“帐已经结了,你们慢慢玩。” 

见他已经走出包厢,孙颖莎吸溜一口隔壁店买的珍珠奶茶,连忙拿上自己事先给马龙准备好做圣诞小礼物的领带夹,追出店外,“哎,龙哥!” 

她的声音淹没在车流中,人行道的绿灯转红,马龙恰好在最后两秒过了街。 

对街停着一辆颜色低调的玛莎拉蒂,透过斑斓路灯还能看见驾驶室内半个轮廓锐利的侧脸。 

马龙坐了进去。


“那是龙仔的男朋友。”不知什么时候站到孙颖莎身旁的陈玘嘴里叼着支烟,烟雾徐徐流动,像游弋的浮云。他斜睨着眼,打量下小姑娘稚气未脱的面庞,扯着唇角发出声笑,“嗯……小男友,刚谈恋爱的时候大概和你差不多大吧。”



马龙养了个小孩儿,这大家都知道。

小孩儿与马龙有些渊源,他是马龙师弟许昕的大学室友。马龙这个师弟不大令人省心,时时因为些琐事麻烦马龙,诸如因外出打比赛应付不来几门课的作业、选了最难的选修课要师兄帮忙做手工,乃至寝室钥匙几个人都忘了带,又怵凶巴巴的宿管大妈,都要拜托师兄给他送过来。因为刚上大学,马龙就将许昕的课表和钥匙都拷贝了一份——瞧,这便是许昕遇着什么都给他打电话的根源,而最终也变成了他和那小孩儿认识的契机。

小孩儿名叫张继科,有一张入校便被学生会各部门争先恐后抢夺的脸,在新生晚会上表演过独唱后,情书更是收了一摞。 

这都是马龙从许昕嘴里听说的,说时许昕嘴里咬了个包子,含糊不清、眉飞色舞。马龙一边伸手替他将衣领抚平,一边微笑点头,心里却不见得怎样听进去。他向来对不属于自己范畴内的事关心欠奉。

但风昨日在湖面上拂起涟漪,明日就要淅淅沥沥落下雨来。


没过几天,许昕在学校里发了水痘,医生建议回家隔离一个月。他父母接他回去,收拾寝室里那些衣服和床铺的事便拜托给了马龙。

马龙提前一小时下班赶去许昕的学校,隔着大半个城市,日头坠入群山,天色昏黄,寝室里空空荡荡,只剩张继科一个人。他袖口撩到肘间,手臂浸在地上的盆里,哗哗搓着衣服。而他面前则摆着个板凳,几本书撑住个手机,正在播xx城市爱情故事,他跟着背景音乐轻声哼了几句,转头往门口看过来。

马龙迎着光,微微眯着眼睛,夕阳的橘红为他的面庞镀了层柔和的金,他的目光如星,落在张继科的眼底。

周遭世界褪色成模糊剪影,寂静得可怕,方圆百里只剩他们两个生灵。

张继科站起身,手指带了些泡沫,随着他的动作抖落细小雪屑,飞舞如微尘,他问道:“马龙?”

实际马龙大了他十岁,这么叫唐突了些。但马龙仅仅怔愣一秒,脸上便徐徐绽放一个柔和笑容,“对,是我。”

另有一句补上,“张继科。” 


他们似已相识经年。 



张继科刚入学一学期,上课还风雨无阻,后来被屡次拍到网上,人气积累到校外,不少杂志和广告邀约上门,就开始挑着课去。等到和马龙谈恋爱,更是几乎不落学校,许昕跟他见面都是一周一次,那一次还得是在马龙家里。

腻死人了。许昕敲着碗吐槽,拿下垂眼去睨懒洋洋坐在餐桌对面的人。

马龙进进出出端菜,他们各踞一方不动,恰逢餐厅没开灯,色调像在拍电影,风起云涌。

 “我跟你哥在一起,你好像有意见。”张继科手肘支在桌上,赤脚踩着木地板,完完全全一副主人做派。

又放到许昕面前一盘菜,是拍黄瓜。

许昕只爱吃肉,以前马龙不会给他做这种东西。他皱皱眉头,将它换到张继科眼皮底下,应道:“我没意见,我只是觉得马龙在扶贫。”


TBC

评论 ( 44 )
热度 ( 38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