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好刀剑,从来爱扬眉。

© 方覆雨
Powered by LOFTER

Lonely Christmas(中)

又被屏蔽了一下,只好不带cp名了。
有私设,年龄差操作,龙哥大十岁。




张继科挑起半边眉梢,面露不悦。

他的脾气许昕自是知道,虽然年轻,却颇有些虎狼影子,绝非善茬,与马龙算得上天差地别。

但许昕并不介意冲他亮出獠牙。

在他看来,是张继科给马龙灌了些不知名的迷魂汤,才会令向来温和持重的兄长着了他的道,为他蒙了眼睛。

更何况张继科这座楼台近的是他这泊水。

张继科的眼睛是琥铂色,凝住层叠黛青山,淌着蜿蜒明澈水,倒映着许昕的脸。 他俩对峙片刻,谁也不肯让谁。

正在此时,马龙又端了一盘菜过来,张继科忽然抬头叫他:“龙。”

马龙应声朝他微倾身体,就见他忽的起身,揽住马龙的脖颈,猛然吻了上去。 

这吻热烈而缠绵,从许昕处只能望到交叠的人影与马龙柔顺的后脑勺。张继科收拢手臂,耀武扬威地宣告所有权,这事旁人做来幼稚,他做来却很自然,许昕恨得牙根痒,伸腿踹了脚餐桌。 

但马龙不说什么,许昕就无可奈何。 

真是一物降一物,他心中想。 



大三课程变少,张继科索性从学校里搬出去,堂而皇之住到马龙那儿。他和马龙谈恋爱没瞒着谁,不但社交网络上亲密合照颇多,就连马龙那辆价值不菲的豪车也时常让他在开。

同居、网红、金钱,撩拨神经的词汇交织成绵密的网,流言甚嚣尘上。 

全是捕风捉影。 

张继科原本拿到个微电影的男主机会,倒了三趟公交车过去,试镜时一切正常,几乎已经敲定合同。然而傍晚吃饭时出了事。投资商似乎看他眼熟,打量许久后露出个恍然大悟的神情,端着酒杯过来敬酒,嬉皮笑脸道:“多少钱一个月?” 

张继科手指收拢,握住高脚杯纤细的根,酒液随着他转动杯子的动作投射出潋滟的颜色。

那投资商还要上前来,他抬手劈头就浇了人一脸。 

“傻逼。” 

灯光明亮,映出张继科刀削的面容,那眉眼俱是冷的。 




演出机会因此无疾而终,预备要签的公司也受这事的波及中止了合作。有这么份狠绝的履历,再至毕业,失去名校校草这个噱头,要单枪匹马在演艺圈打拼更是举步维艰。张继科无事可做,没通告的时候就窝在家里替马龙买菜做饭。 

侮辱诋毁不敢放到明面上来,闲言碎语倒是听得不少,但马龙不提,张继科也不说,两个人在这件事上保持着微妙的默契。 

只有张继科做菜的技术水涨船高了。


不过这细微的差别马龙或许吃不出来,因为他实在太忙。白天要全程跟进项目,晚上还有诸多应酬,常常回到家已是夜半,来不及管水槽里狼藉一片的残羹冷炙,先蹲到厕所里去干呕。

厕所灯光雪亮,从他头顶打下去,展现出冷沁的白。

张继科在沙发上看电视不知觉睡过一觉,马龙回来才醒,他踢踢踏踏走到卫生间门口倚着,将马龙此刻的样子全都收拢眼底。

他道:“要不你那工作别做了。”

马龙站起身,快速漱过口,转过来时已不复方才的狼狈。他眼角有些泛红,唇瓣润着水,晶亮,落在张继科眼中。他似是不大当回事般笑了笑,“我没事。”

张继科喉结滚动一下,终于哑声道:“明天还上班呢,早点儿睡。”

他走到飘窗边,半跪上去坐着,点燃一支烟。

烟雾袅袅,夜色极静。

无论如何,此刻张继科都难以要求马龙把工作辞了,自己来负担家里的开支。以前他们是爱人一对,眼下是俗人两个,这令张继科有如困兽。

他别无他法。

张继科横过一只手臂,盖住了自己的眼睛。



TBC

评论 ( 11 )
热度 ( 19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