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好刀剑,从来爱扬眉。

© 方覆雨
Powered by LOFTER

【昕博】珠璧(二)


兴许是被许昕给吓着了,接下来的教学过程进行得无比顺利。许昕要先了解一下方博的情况,就把路上买的卷子给他做,趁他埋头做的时候自己去翻他书包里的笔记和试卷。

中途邱贻可进来给他们端过一次水果,见方博乖乖坐在那儿做题还有点诧异,连带对许昕态度都热情几分。

但方博连头都没抬,好像完全当邱贻可这个人不存在。


许昕隔着卷子看到他的神情,咬着笔头算数学,一张脸端的是面无表情。许昕摇了摇头,现在的小孩儿就是太冷漠。全然忘了自己实际上不比他大几岁。

方博的成绩并不太好,但比许昕一开始想象的还是要高上二三十分,拿到学校里应该算中游的水平,不功不过。

许昕这个人平时吊儿郎当,做起正事还是很认真。他很快给方博拟定了一份学习计划,小孩儿数学不错,别的科差了些,尤其语文和英语,有点偏科。针对这种情况,许昕排的计划表里着重让他拿出大块的时间复习这两科,数学和理科则用碎片化的方式做题。

给方博一一订正了卷子上的答案后,两人又吃了午饭,再回到房间时,方博明显有点儿撑不住了。

许昕给他讲着错题,见他头一点一点,快要砸到自己臂弯里,便收回手,扶住他额头,好脾气的问,“怎么了?”

方博偏过头避开他的动作,声音里有几分委屈,“困。”

许昕觉得指尖触碰到又溜走的皮肤软软的,被他折腾的火气也降了些,道:“行了,你睡会儿午觉吧,我到时间叫你。”

方博皱眉:“你什么时候走啊?”

许昕被他逗乐了,用笔在方博脑袋上轻轻敲一下,“我拿了你叔工资,得晚上才走。”

之前许昕的那句话是真威胁到了方博,他笔一落到方博的脑袋上,方博肩膀就缩了缩,显然以为许昕是要打人。

许昕诧异的瞥了他一眼,心说这小孩儿看起来倔,倒有法儿治。

方博有些沮丧,期期艾艾的问他,“那、那你明天还来吗?”

许昕道:“每周两天,明天肯定来。”

方博默不作声的站起来躺在了床上,双手揪着被子边沿,一脸视死如归。

要说许昕人缘挺好,老少通吃,但凡见到他的无论是长辈还是弟妹,都很喜欢他。被这么嫌弃倒还是头一遭,他心里有点不服气,索性跟着他走到床边,拿手推了推。

“嗳,给我让个位置。”

方博吓得一骨碌坐起来,“哪有你这样的,家教还、还要借我床睡觉。”

在他摆手的时候,许昕已经毫不见外利索的钻了进去,道:“怎么着,家教还不准睡个午觉啊?”

方博拧着眉,百般不乐意,“又没多的枕头。”

许昕把手臂折回来枕在后脑勺,闭眼道:“没事,我就这么睡。”

方博张张嘴,发现实在找不到话再撵他,未成年人对这种没脸没皮的人很是棘手,只好躺回去,鼓着脸自己生自己的闷气。

同吃同睡,不过是一个高中生而已,许昕觉得自己很快就能跟他拉近关系。虽然工资里并没有要求他这么做,但他就不信真会有人讨厌自己。

睡在许昕旁边的方博整个身体都是僵硬的,床是双人床,大是大,可冷不防多了个许昕,方博觉得哪哪儿都变得又小又逼迫了。

许昕倒无所谓,他不认床,加上昨晚熬了夜,酝酿了一会儿都快睡了,谁知道这时候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他捞过手机看了看,是室友张继科打来的。

许昕接了电话,问他,“喂,干嘛?”

张继科道:“今天肖战把我选题过了,咱俩晚上喝酒去?”

“我这还在兼职呢……”许昕想到什么,原本的拒绝又改成了接受,“也行,我今天拿了半个月工资,我请客吧,顺便把我师兄叫来。”

张继科在电话那头笑,“你师兄,隔壁学院那个马龙啊?”

“对啊。”

“名人,行,我认识认识。建设路新开了家店,咱们去那儿吃。”

许昕应下之后,挂了电话。

他把手机扔到一边,回头正要继续睡,就见方博转过头来,乌溜溜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说不清里面有什么情绪,也许什么都没有,但令许昕觉得有点儿毛毛的。

他问道:“怎么了?”

方博道:“是你朋友吗?”

许昕点头。

方博道:“你有很多朋友。”

这句话并不是问句,更像在陈述。许昕不大摸得着头脑,便又点了点头。

方博把脸缩了回去,好像在自言自语,“我一个也没有。”

语音很平淡,更没有掺杂任何的感情,让人不由得会怀疑,是不是这种近乎凛冽的冷漠才是他外表内里的真实。

不知为何,许昕心脏也跟着缩了一缩。

评论 ( 108 )
热度 ( 6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