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好刀剑,从来爱扬眉。

© 方覆雨
Powered by LOFTER

【昕博】珠璧(三)


小孩儿入睡很快,明明刚刚还僵直着身体小心翼翼的不挨着许昕,过不了没一会儿就放松开来,甚至发出了轻微的鼾声。许昕却失眠了,他枕着手臂侧过头去看方博的眉眼。

那人微张着嘴,唇瓣随着呼吸的动作轻轻起伏,露出一副只属于他这个年龄的少年才会有的天真无邪。他此时的模样异常乖顺,好像刚刚那个难搞的学生都是许昕的错觉。鬼使神差的,许昕伸手去撩拨了一下他的头发。

软软的,任谁也会喜欢这种手感。

早上许昕使尽了浑身解数才把他叫醒,因此一点儿不担心他发现自己的小动作。房间里的窗帘因为方博要午睡而重新拉了起来,小小的空间与外界隔离开来,昏暗又静谧。

许昕突然很庆幸,方博不会被他惊醒,自然也就不会发现此刻他眼睛中流露的情绪。

他确实有点怜悯方博,但他想任何人都不应该被怜悯。

况且,许昕确实比方博仅仅只大几岁,他的人生依旧被置于风雨中,前程迷惘。许昕知道,自己做不了方博的摆渡人,更不可能会是他的灯塔。

下午许昕掐着点把方博叫起来,给他讲了两章化学。午睡了一会儿,方博倒是没有再像上午一样一脸疲态,就是睁着两只眼睛把许昕看着,也不知道听进去了多少。许昕讲得口干舌燥,从他背后的书包里抽出买的辅导书,翻开递到他面前,手指点了点,“31页到33页,做完。”

方博顺着他的手指看下去,立刻皱起眉:“啊……”

许昕道:“嗯?”

方博怂了,抓起笔低下了头乖乖做题,只剩嘴里还小声抱怨:“你怎么比我化学老师还凶。”

许昕随口道:“那没办法,你现在没化学老师,只有你许老师,乖乖听话吧。我不但比你那老师凶,我还比他帅呢。”

许昕满嘴跑火车惯了,本来做好了被人怼回来的准备,哪知方博愣了一下,抿起唇笑了出来。

他的笑声很轻,好似岸边杨柳垂落江中影,仿佛园里红梅坠下雪地枝,轻轻一声,却摔得面目全非,在许昕心里激了万丈风波。

许昕问道:“你为什么休学啊?”

方博眼睛看着题,想了想,摇摇头没说话。

许昕知趣,见他不愿意说,便换了个话题,“今晚我跟我朋友去吃饭,你要不要跟我一起?”

方博还是摇头,道:“我不喜欢出门。”

许昕奇怪,心想这孩子不但脾气挺别扭,连生活习惯也一点儿不健康。不过他只是想着自己那两个朋友人不错,想介绍给他认识认识,不行也无所谓,便继续看他做题。

过了会儿,房间门传来几声敲门声,邱贻可隔着门道:“博儿,我要出趟门,晚饭你自己叫外卖吧,钱我给你搁在桌上了。”

方博应道:“好。”

一扭头,他对上许昕若有所思的目光,眨了眨眼。

许昕道:“你晚上想不想在家吃火锅?”

上午的雨下了一会儿就停了,空气很凉爽,但这一点儿没有使张继科情绪变好几分。他提着大包小包的菜、肉还有一部分的许昕指明要他买的海鲜,付了出租的钱,把车门关回去,连动作都透着股暴躁。

之前说好在新开的餐厅吃饭,许昕拿到工资了请客。结果下午许昕又给他打电话,说是在那个家教学生家里煮火锅,让他买点儿菜来,就为了逃那几百块的饭钱,这孙子!

他拎着几口袋按着许昕微信上给他的地址找到了单元楼,没好气的拍开电梯按钮,跨了进去。

电梯门缓缓关上,就在剩下一道缝隙时,突然从外边伸进来一只腿,把门又推开了。一个白净的男生冲了进来,朝张继科抱歉道:“不好意思。”

他们俩是同楼层,张继科打量了他几眼,大概因为这人的皮肤白,衬得他眉眼墨黑,清清爽爽的,很是好看。张继科的视线顺着他手臂下移,发现他手里提着一袋火锅底料和清油。

张继科忽然隐约猜到了他是谁,便开口道:“你是马龙?”

马龙回过头看他,片刻后也反应过来,“你就是许昕的室友?”

“什么室友,我是他苦力。”张继科懒洋洋的一笑,伸出手道,“认识一下,我叫张继科。”

煮火锅并不复杂,但方博从来没进过厨房,许昕他们来来回回忙着弄电磁炉什么的,他就坐在桌子旁津津有味的看着。

许昕又一次搬东西过来,看见他,伸手揽住他的肩膀,问道:“要不要我给你搭油碟?”

方博侧过身躲开他的手臂,点了点头,强调道:“我能吃辣。”

许昕知道他不喜欢别人身体接触,也不以为意,端起一个空碗往厨房走过去:“那我给你放小米辣了,别给辣到哭鼻子啊。”

方博不服气,道:“你才会哭!”

张继科正在厨房里弄火锅底料,把外面的动静听得清清楚楚,见他进来,便调侃道:“你这家教可以,教书还负责人家的饭,一个月三千太委屈你了,应该一个月三万。”

许昕笑骂道:“少拿我寻开心啊,边儿去。”

张继科道:“行,我去拿你师兄寻开心。”

他说到做到,吃饭的时候一直跟马龙攀谈,全程就没怎么理过许昕。马龙虽然是许昕的师兄,但实际上和他们同级,只不过在另一个学院。他是学校的名人,不但是下一届校学生会会长的热门人选,之前还曾经代表学校参加过国际赛事,拿到了奖杯。而张继科则因为长了一副好相貌,刚报道的时候就被现场采访大学生的记者捉到,在网上很是红了一会儿。后来他又给学校拍过好几部宣传片,都是男主角,也算得上学校的风云人物。

两个人都听过彼此的名字,但今天还真是他俩第一次见面。

他们聊得热闹,许昕也觉得省得自己介绍找话题,他可以全心照顾坐在自己旁边的小孩儿。刚刚他就发现了,方博几乎只夹自己面前的菜,夹菜频率也少得可怕。于是本着照顾弟弟的责任感,许昕就负责给他夹菜。

但方博这个人很有意思,如果你给他夹的菜他喜欢,他就会一个不剩全部吃完。如果他不喜欢,他就默默地把它刨到一边,趁许昕不注意的时候悄悄推到桌上。

许昕见他又把一个带鱼丢了出去,故意问道:“方博,你不喜欢吃这个?”

方博支支吾吾道:“没有啊,它、它自己掉出去的。”

信你才有鬼。

许昕腹诽,面上依旧没表露出来,只是把他碗里剩下的带鱼都夹到自己碗里来吃掉。

在洗完碗把电磁炉归位后,最后一个走的是许昕,方博在门口送他。他穿着薄薄的针织衫,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别的什么,肩膀缩在一起,站在门槛上,拿眼睛睨着许昕。

万家灯火点亮了城市,走廊里昏黄的光显得很阑珊,方博就站在这样的地方,侧脸藏在背后的黑暗中。

比夜色更寂寞。

许昕走到电梯口,回头去看他,最终什么也没说,只是挥了挥手,便走进了张继科和马龙等着他的电梯厢。

这才是许昕的世界。

电梯下到一楼,张继科先去拦的士了,许昕和马龙慢慢走在后面。

一堤冷雨,满城飞絮。

马龙忽然伸出手,拍掉刚刚飘飘悠悠落在许昕肩膀上的柳絮。

许昕停下脚步等他动作,开口道:“马龙。”

马龙道:“啊?”

许昕道:“你觉不觉得方博他好像……”

马龙了然,收回手揣进兜里,道:“他好像有点儿心理问题。”

许昕想到什么,道:“你帮我回去问问玘哥呗。”

马龙道:“行,下周见到他我帮你问。”

评论 ( 114 )
热度 ( 6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