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好刀剑,从来爱扬眉。

© 方覆雨
Powered by LOFTER

【昕博】珠璧(四)


吃火锅再加上收拾了一会儿,回到学校时三个人恰好赶上最后一班校园公交车。

许昕他们四人宿舍,另外两个是本地人,寝室里常年驻守的就只有张继科和许昕。张继科第二天要跟肖战出校做课题,起得早,一回宿舍就赶着冲澡睡下了。许昕进去时已经熄灯,他不得不摸黑洗了个澡,哪知刚跨出来,他搁在床上的手机响了。

他怕吵醒张继科,快步拿起来接了之后走到阳台,反手把玻璃门关上,对着电话道:“喂,你好。”

“我是邱贻可,方博的叔叔。”那头传来声音,“这么晚打扰你了吧?”

许昕道:“没有没有,有什么事吗?”

邱贻可道:“我来道个谢,听说今晚的晚饭是你陪方博吃的。”

夜晚的寒风刮在许昕脸上,令他得以及时收拢刹那间浮现在面上的尴尬。虽然是他请方博吃饭,没做错什么,邱贻可语气也平平,但到底许昕算是没有知会方博的监护人一声。因此许昕想了想,还是决定先抱歉道:“当时是临时决定的,所以……”

“没关系,我不是在怪你。”邱贻可笑道,“平时我工作忙,方博经常一个人在家,我想如果你跟他聊得来的话,可以经常过来看看他吗?”

许昕没想到邱贻可会这么说,一时之间没接话。

邱贻可补充道:“他休学之后天天待在家里,我怕闷得慌。”

夜晚的天空稀稀拉拉缀着几颗星星,并不大亮,难以穿透层层云雾,使得天幕昏沉一片。

就好像离开时方博的眼睛,凄清又寂静。

是冷的。

这原本不是许昕该管的事,他隐约察觉到了。可他还是听到自己对着电话那头应了一句:“好的。”

虽然答应邱贻可会抽空去看方博,但事实上又给方博上了一天课后,许昕学校里的事就忙到他没空出校门。帮秦志戬做小组课题的同时,学生会最近在组织一个盛夏音乐节,这又是许昕全权负责的。另外因为周末要去做家教,他就把自己在校乒乓球队的训练改到了平时,每天回宿舍的时间都抵着宿管关门的前几分钟。

这天他跑完了音乐节的场地,就收拾好包匆匆赶去了他们球队的活动室。

球队的训练已经开始了半个小时,三三两两的队员正在对拉,而许昕刚踏进活动室的门,就看见张继科站在场地边,和椅子上坐着的人说着什么。

张继科赤裸的上半身出了层汗,草草披件外套在肩头,显然刚练完。

许昕走过去想跟他打声招呼,却先一步发现坐在他对面和他聊天那人是自己的师兄。他拍了拍马龙的肩膀,道:“你怎么来了?”

马龙回过头,见到许昕,便站起来道:“我专门过来找你的。”

看他眼神,许昕猛然想起之前拜托他问陈玘有关方博的事,便朝张继科点点头,跟马龙去了活动室的一角。

乒乒乓乓的击球声不绝于耳,连带马龙的声音听来也不急不缓,保持着一个稳定的节奏,“你听没听说过一种病叫‘PTSD ’?”

许昕抬起手臂擦跑过来时额角出的汗,皱眉反问道:“什么D?”

“ ‘PTSD ’。”马龙摸了一张卫生纸帮他把汗给擦干净,耐心解释道,“Post 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创伤后应激障碍,算是一种心理疾病。”

他的英文吐得字正腔圆,听得许昕愣怔片刻才反应过来,他道:“龙哥,你能不能通俗一点?”

马龙有些无奈,只好道:“就是人在经历什么重大创伤或者压力之后,产生心理障碍。”

“那会怎么样?”这回许昕听懂了,他问道,“跟抑郁症差不多?”

马龙沉吟了一下,否认道:“不一样,我翻墙查过专业资料,在地塞米松抑制试验中,PTSD患者就比重郁症患者表现出了更强烈的反应。最近有一篇学术论文,论证指出患者可能在下丘脑-垂体-肾上腺轴功能上有异常,在脑部形态学上也呈现出和抑郁症不一样的表现。”

谈到学术问题,马龙明显话都比平时多了不少,一双眼睛亮得蜇人。许昕硬扛着听他用好多个叠在一起的术语解释半天,这才道,“你刚刚说发病的基本条件是遇到过不可预期的重大创伤事件,他遇到过什么?”

马龙叹了口气,道:“玘哥说,出过一次很严重的车祸。”

风吹过通透的廊间,与挂在那儿的风铃撒着欢。清脆的铃声没有吵醒睡梦中的方博,他的被子裹在脸侧,下颔和嘴巴都看不见,只露出一双闭着的眼睛,睡得很安稳的样子。

以至于许昕在门外按了近十分钟门铃也没人来给他开门。

等待时间太久,许昕有点儿急了,他下午问马龙,这会不会自杀,马龙说的是有这个可能。

许昕又摁了一道门铃,他知道方博这时候应该在家,担心他出什么事,便摸出手机报警。

刚拨了个“11”,大门突然被人打开了。

许昕一抬头,方博顶着一头凌乱的头发,睡眼惺忪的看着他,脸上还有床上压出来的红印。

看见许昕,他也是一愣,睡意立刻被驱散了,没等许昕开口,他就抓着门把结结巴巴道:“我、我今天作业做完了才睡觉的。”

他这幅小心翼翼的样子让许昕仅剩的一点脾气都给磨没了,他道:“我就是来看看你,不用那么紧张……你怎么不请我进去?”

大门只拉开一道足够容纳一个人的缝,现在方博站在那儿,他没法儿进去。

方博犹豫了一下,问他,“那是不是你今天来了周末就不用来了?”

被他的斤斤计较给气笑了,许昕没好气道,“你在做梦呢方博?”

“哦。”方博闷闷不乐的后退一步,让许昕进了门。

评论 ( 86 )
热度 ( 56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