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好刀剑,从来爱扬眉。

© 方覆雨
Powered by LOFTER

【轩远】驯养(上)

1.一辆车,下篇发,慎入。
2.有切黑设定,慎入。
3.无关真人,cp是写给@王家小瑶喵_mo 的,车的部分拿来还债。再说一遍无关真人,另外虽然文是1v1跟安仔一分钱事都没有,但我也吃安远_(:з)∠)_如果有关注我又比较轩远洁癖的朋友下次我写那对的话注意避雷。



01

沉重的铁锁垂落在地上,没有发出半点儿声音,它紧扣住一截纤瘦的脚腕,那颜色苍白得有些病态。

脚步声由远及近,回荡在不大的空间里。

铁链磨蹭着地,发出细不可闻的响动。

走到开关旁,孔令轩将灯打开,望向房间一角的人。突如其来的光线太过刺眼,那人习惯了沐浴在黑暗中的眼睛眯起,双眉皱作一团。

“高远。”

孔令轩唤他的声音不重,温柔如拂面春风,却令林高远瑟缩了一下。他微微仰起头,看着孔令轩的方向,原本灵动的一双眼此时早已失去了神采,好似死气沉沉。

孔令轩和他对视着,小小一方空间里安静得很。

定神良久,林高远的眸中缓缓泛起一层细雾,他泪盈于眶,一路下淌。

孔令轩听见林高远的话语因这无声的泪水而一字一顿,却仍是包含着极大的痛苦和恨意,像咬着牙蹦出来的。

“你真……不是个东西……”

02

是眼睛。

“还在练呢?”樊振东搂着孔令轩的肩膀,一只手拿个从隔壁桌偷的鸡爪啃,乐呵的将他拖到更衣室,慰问马上要上场表演的队友,“差不多就得了呗,我看挺好。”

林高远弯下腰,把舞步结束后抛在地面的帽子捡起来扣在自己脑袋上,“我这就没练几回,抱佛脚还不得抱紧点儿啊?”

他的眼睛带着笑,朝樊振东这边看过来。场馆的光为了配合今天的表演调得很暗,令那汪原本就清澈的瞳更像春日融化的泉涧,剪水微澜,碎冰琳琅。

人间至美。

樊振东拿手肘撞了一下孔令轩,“……这还得让孔教授来,夸人有文化,你最喜欢听的。”

林高远的目光转了过来。

孔令轩有些腼腆的跟着笑,“跳得挺好的。”

在樊振东噗嗤一声的大笑中,林高远也被他这干巴巴的夸奖逗得忍俊不禁,有模有样的抱拳道:“谢谢谢谢,谢谢轩哥肯定。”

是骨骼。

早就知道林高远不是什么外表看上去的乖小孩儿,但他的街舞还是让不少人感到意外。坐在孔令轩身后的二队队友正在捧着手机看其他人的直播,嘻嘻哈哈的念有意思的弹幕,其中不乏对“远妹”的表白。

而孔令轩一边侧耳听着,一边目不转睛的看着舞台上的那个人。

音乐的节奏和他浑然一体,让他看上去丝毫不生涩,相反的,有股少年才会迸射出的魅力。他露出的手掌在地上一撑,灵巧的打了个滚跳起来,掌根泛了些许薄红。在白得过分的皮肤下,红就显得有几分艳丽了,仿佛是从他骨头里沁出来的,格外的撩人。而他脆弱得似乎可以被折断的四肢却有着漂亮的线条,甚至会让人跃跃欲试,思索是不是可以靠手掌包裹住他的手腕或脚腕。

包裹、抚摸,乃至亲吻。

一顶帽子飞过来,正正落在孔令轩的脚下。

他端起桌上的水抿了一口,伸长手臂捞过帽子在掌心内转了两圈。

音乐停了,林高远鞠了个躬后小跑离场,绕过孔令轩面前时步子慢了下来,垂着脑袋找刚刚朝这个方向丢的帽子。

“远哥。”孔令轩半撑起身,将手里的东西递过去。

“丢到你这儿啦?”林高远接住它,冲孔令轩俏皮的眨眨眼,“谢了,我去找点儿东西吃。”

孔令轩微笑的用目光送走他,他看起来对自己的表演很满意,嘴里甚至小声的哼着歌。

孔令轩收拢指尖,垂下眼睛重新坐了回去。

是他全部的温热。

“雨哥喝醉了。”林高远咧开嘴,对着直播屏幕露出一个无可奈何的笑容。

在他身后,红透了眼睛和脸的周雨正搂着他脖子,凑到镜头面前。他亲昵的和林高远脸挨着脸,手指摇摇晃晃的,“哪儿那么容易就喝醉了啊,你看看……”

酒气直扑林高远的面颊,他吃不消的稍稍往后仰了仰脖子,嘴里吐槽道:“雨哥,你瞅瞅你这都喝成什么样了?”

周雨嘿嘿的抱着他笑,脚下打了一个趔趄。

林高远吓了一跳,连忙搂住周雨的腰,却又被他雨哥拽过去使劲儿捏脸。

林高远挣脱不过,索性和他叠在一起,也伸手去揉周雨。他俩关系好,之前还被挖出来周雨叫他“老婆”的往事,弹幕也就跟着开玩笑,不断地刷“热带雨林”。

“博哥!”

周雨眼尖,远远看见从他们面前走过的方博,放开林高远又朝他追过去。隔着老远还能看见他仗着自己醉酒搂住人就不放的动作,以及被挤到一边儿去的许昕霎时黑脸的表情。

“这周雨。”林高远自己扇了扇风,摇头道,“有了博哥忘了我,什么革命友谊,来十条八条小船都不够他沉的。”

他转过头,正好撞上孔令轩来不及收回去的眼神。

“你们还要打扫这儿呢?”林高远把直播关了,走到孔令轩的身边,自然地用手臂揽住他的肩膀,“来来来,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儿,我帮你。”

他那纤细得有点儿过分的手腕耷拉着,漫不经心的一晃一晃,系在腕间的红绳跟着吸引人的注意,跳跃成一团火,成伊甸园的苹果。

孔令轩拍了拍一旁的椅子,“帮忙就不用了,等下我留着最后关门,你等等我跟我一起出去吧。”

林高远顺势坐下来,“好啊。”

是原罪。

是塞壬的歌声。

配合他,纵容他,引诱他,然后相拥着万劫不复。

03

“不仅是癫狂……这是一种疯病,一种狂犬病……一种狂暴的、荒诞的、偏执狂的发作,任何一种酒精、中毒都无法与它相提并论……”

林高远静静地躺在孔令轩的臂弯中,他是那么瘦,以至于能被他毫不费力的搂抱起来。

孔令轩的面容沉静,双眼幽黑得找不到一丝一毫有关林高远晕过去的线索。

但也许仔细看,能发现他那双眸里的确蕴含了不那么明显的别的东西。

他垂下头,在林高远耳边轻声告诉他,“你是我一个人的了。”

门在他们身后重重关上。

他眼中生长的是倦怠的狂热,永无休止。

评论 ( 78 )
热度 ( 2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