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好刀剑,从来爱扬眉。

© 方覆雨
Powered by LOFTER

【昕博】珠璧(六)


张继科和马龙面面相觑。

“那不能拿掉不要了吗?”裹着兜帽的方博也前倾身体凑了过来,圆圆的一张脸在绚丽的灯光下巴掌大,露出漂亮的眼睛。

许昕侧过身,不客气地伸出两指捏住他的脸,“裹这么严实,冷啊?”

方博一巴掌打掉了他的手。

活脱一个欢喜冤家的表演现场,张继科想到自己刚刚的调侃,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方博听到他的笑声,愤愤瞪他一眼,扯了扯兜帽又缩了回去,这回露在外面的脸更小了,连表情都看不太见。


许昕不知道他俩刚刚的对话,也没在意,回过头道:“临时排肯定来不及了,我们拉赞助的时候要求了节目数量。”

张继科道:“你不是号称信息学院歌神吗?有困难就要上啊。”

“我上去独唱?别逗了。”许昕忽然想到什么,转过头看向马龙,“之前的节目是个组合的串烧,要不咱们仨组个组合去顶一下?”

马龙扯了扯嘴角,诚恳道:“我只会周杰伦。”

许昕道:“你不是会弹钢琴吗?我们这儿有人带了电子琴,你不用唱,伴奏就行。”

他的话音刚落,马龙还没来得及拒绝,一边的张继科已经凑了过来。他的桃花眼一撩,很感兴趣的问,“龙哥还会弹钢琴呢?行啊,你要上我就跟你一起上,怎么样?”

马龙犹豫了,他来这儿本来只是许昕送了张票给他,他又正好没什么事,事前可没想过上台表演——原本马龙也不是爱凑这种热闹的人。但现在张继科这么说,师弟又打蛇上棍地立刻双手合十看着自己,眼睛亮得能蜇人,令马龙难以拒绝。

许昕见他表情动摇,知道有戏,适时拉他手臂,拖长声音,“师兄——”

马龙没办法,只能应道:“好吧,不过我要先去弹着试试。”

“行。”

大功告成,许昕带着他们去后台做准备,满满当当的一排座位顿时空了两个,方博坐在那儿抬眼看他们,孤零零的。

到底是许昕把他带过来的,临走时他回头看了方博一眼,心里莫名觉得不是滋味。于是又折返过去,问他,“你要不要一起来?”

方博摇摇头,幼儿园毕业之后他就再没上过台了。

操场周围不是教学区,夜风刮过来毫无阻碍,猎猎的。许昕不顾方博皱眉,伸手用手背挨着他的脸蹭了蹭,有点儿冷。于是他站起身将自己外面穿的夹克脱下来给方博披上,露出黑色短T,嘴里嘱咐,“别感冒了。”

“啊?我……”方博有些无措的拉着那件外套,他想还给他,但许昕腿长,几步就又回到了舞台拐角处正等着他的张继科和马龙那儿,只留下一个背影。

和那天他跨进电梯一样。

方博抿了抿唇,只能披着这件许昕的衣服,属于他身上的味道笼住方博,好像被人从背后拥住一样。

方博垂下头,下意识的轻嗅了一口。

电子琴放在角落里,马龙要先试试音,他快步走过去,只剩下张继科和许昕慢悠悠跟在后面。

张继科回头看许昕一眼,脚步放慢等他跟上来,道,“你知道你自己现在什么样子吗?”

许昕道:“什么样子?”

张继科道:“跟养儿子似的。”

许昕耸耸肩,“可不是捡了个便宜儿子吗?提前模拟中年生活。”

“做个家教而已,还给你做出感情来了。”张继科总觉得不是那么回事,可那隐隐约约的不对劲他也说不上来,便只道,“马上考试了,你可上点儿心,挂了别怪我没提醒你啊。”

“行行行,谢谢科哥。”

许昕张开手臂揽住张继科的肩膀,笑得一脸没心没肺,也不知道究竟有没有听进去。

他们的节目在倒数几个,方博本来规规矩矩的坐在那儿,结果没一会儿就有几个女孩儿跑到他身边来问旁边有没有人能不能坐。得到了方博说朋友上去唱歌的答复后,她们就自顾自的坐了下来,从包里掏出长枪短炮,很兴奋的讨论着什么。

挨着这么近,即便方博完全没有偷听的意思,也从他们的话里听到几个关键的名字,尤以张继科出现得最多。


他们确实挺受欢迎的,还有大票仰慕者,方博把夹克脱下来团在怀里。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身旁的女孩儿们发出了高分贝的尖叫,融进了骤然欢腾起来的会场。方博被吓得肩膀一抖,他下意识的看向台上,便看到了他们三个人。

音乐节的舞台上用了干冰,一片云雾缭绕被灯光映成了烟霞,或许是气氛太好,从那里面走出来的表演者光彩照人,好看到舍不得移开眼睛。

前奏响起,许昕朝张继科点了点头,便拿起话筒唱出了第一句。

他的声音很特别,既没有张继科那么低沉,也不像马龙一样清亮,但压着嗓子唱歌时就仿佛那气息喷洒在人耳畔。方博一个激灵,皮肤上冒出细小的鸡皮疙瘩。

张继科和许昕的声音很搭,高潮处两人汇聚在一起,会场霎时响起了一浪又一浪的掌声和欢呼,犹如山呼海啸。

方博听他唱“少年不识爱恨一生最心动”,慢慢的弯下腰去将脸埋在了膝盖上的外套中。

天地浩大,而此刻他能触碰到的只有许昕的味道,许昕的声音。

演出结束后已经过了十二点,马龙被临时叫了回去,最终许昕说请他们去撸串道谢,只有张继科和方博去。许昕给邱贻可打了电话,保证自己会把他安全送回家后,从他那儿申请到方博在外多逗留一会儿的权利。大概是以前方博总不出门他担心的缘故,许昕刚提了个话头邱贻可就同意了,而方博人已经在外面,就无可无不可的跟着他们去了。

学校旁的烧烤店要开到凌晨四点,许昕和张继科要了三瓶酒,点了一百多块的串,这才坐了下来。

借着店内不那么明亮的灯光,许昕扳过方博的脸,疑惑道,“你眼睛怎么红成这样?”

方博侧开头,把兜帽刷拉戴上,“困了。”

“没有吧。”许昕不信,“你把帽子戴上我也能看见啊,你是不是给听哭了啊?”

“……”

“怎么看个音乐节还能把你看哭呢,我说你……”

张继科用开瓶器把啤酒盖拧开,不耐烦道:“你话唠啊,喝酒都堵不住你嘴,来干一杯。”

方博见许昕的注意力被转过去,感激的看了看张继科,又垂下了脑袋,默默扒拉了根火腿肠吃。

酒刚从冰柜里拿出来,倒在杯子里冒着冷冷的白气,杯子撞在一起,被灌进了年轻人的肚里。

将近半瓶,两个人都有点上脸。张继科伸手搭住许昕的肩膀,一把将他拉过来,凑在他耳边道:“昕子,给你说个秘密。”

“我操!”喝醉酒的人下手没轻没重,许昕差点给他拉地上去,骂道,“你少给我发酒疯啊张继科……”

“我喜欢你师兄。”

许昕后半句话卡在了喉咙里,方博也一口咬到了舌头上,疼得龇牙咧嘴。

店里的欢声笑语近在咫尺,而张继科微醺,脸色泛着醉酒后的红,眼睛却湛亮。

含着万顷波涛,蓬勃爱意。

他看着许昕,一字一顿缓缓宣布道:“我要追他。”

评论 ( 91 )
热度 ( 55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