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好刀剑,从来爱扬眉。

© 方覆雨
Powered by LOFTER

【昕博】珠璧(七)

1.怎么感觉自己又突然狗血了,说好的小清新校园文呢??


许昕疑心继近视之后,自己耳朵也出问题了。他诧异的回头看了一眼方博,欲言又止。

方博微微张着嘴,小口小口吸气,妄图减轻一点舌头上的刺痛,他装作没有看到许昕的眼神。

可他不想掺和,许昕还非要问他,“方博,他刚刚说啥?他喝醉了我喝醉了你给我讲讲。”

这有什么好讲的,方博腹诽,终究还是低下头抱着豆奶瓶,专心致志的喝,打定主意不要搭理许昕。于是张继科伸手又把许昕扳过来,让他看着自己,摇摇晃晃的在他面前抬起一根手指,“我说,我要追马龙,真的。”

张继科和许昕是公认的好哥们儿,关系最好的室友、兄弟,所以对他的性向张继科一开始就跟许昕坦陈过。对此许昕倒没什么心理障碍就接受了,他的想法很简单,只要张继科高兴,跟男人还是女人过一辈子都无所谓。当然如果不是这样,现在张继科也不会将自己的感情对他和盘托出。

许昕想的是另一个问题,他一把抓住张继科那颤巍巍的手指,道:“不是,继科儿,我师兄是个直男,笔直笔直的。”

张继科用手掌撑着脑袋,歪着头斜睨他,“他现在有女朋友吗?”

许昕想了想,“好像是没有。”

“那不就行了。”张继科又给自己倒了杯酒,自顾自的和许昕搁在桌子上的杯子碰了碰,一口饮尽,“他可以不喜欢男人,只用喜欢我。”

店家又烤好一盘烧烤送过来,许昕把里面的肉挑到方博面前去,素菜推给了张继科,道:“那如果马龙有女朋友呢?”

张继科拿起一串金针菇,垂着眼睛,“等他分手。”

他就知道!

许昕彻底无语了,他不应该寄希望于张继科知难而退,因为这犊子绝对属于逆流而上那个类型,不能用常人的思维去揣测他。他扭过头去帮方博剥小龙虾。

方博嘴里塞得满满的,鼓着脸摇头表示自己吃不下了。

许昕权当看不到,照旧往他碗里扔吃的。他觉得方博有点瘦,抱着都硌得慌。

全然没反省过明明方博一直在拒绝,自己为什么非要去抱他。

夜宵吃到了凌晨一点,这时候宿管应该还没睡下,许昕就让张继科先回去,自己则送方博回家。张继科酒比许昕多喝了不少,倒还能走直线,反正店也就在校门口,他一点儿不担心有人会不长眼来劫持他。

张继科起身,晃了晃脑袋,对许昕道:“记得给钱。”

“就一火锅的事让你记这么久啊,绝了,张继科。”许昕冲他竖起一只大拇指,“赶紧走吧,我还要送小孩儿呢。”

张继科耸耸肩,伸手从桌上抽了张纸擦擦嘴,摸出兜里的手机,垂着脑袋往学校走去。

许昕凑近方博,揽住他肩膀,捏了捏那单薄的骨头,“嗳,还吃点儿别的吗,这么瘦。”

他刚喝了酒,灼热的气浪就像盛夏的熏风,直往方博的脖颈里钻。他好像又置身于一片欢腾的海洋,而舞台的正中央是许昕。他的歌声是那样的动人,璀璨灯火不如他,满天繁星不如他,全都不如他。

热浪还没来,蝉鸣也未响起,他比夏天早来一步。

方博缩了缩,霍然站起来,眼睛有些无措的左右扫了下,“我要回家了。”

“我知道啊,我送你。”许昕跟着站起来,从包里翻钱包准备付账。

他钱包里尽是之前垫钱买音乐节小道具后找的零钱,在那儿翻了半天凑整。方博便也等在一旁,看他用手指探进钱包找来找去。以往方博兴趣爱好也算广泛,现在却沉默了很多,注意力总是被一些微小的东西牵着。好像沉沦进这样的事中,他就不必再去想别的什么,未来、人生……都跟他没有更多关系似得。比如此刻,他就发现,许昕有一双非常好看的手。

他看得入了神,连许昕叫他也没听见。

“方博!”许昕一巴掌拍在他后背上,“你干嘛呢?”

方博猛然回神,“啊?我……没……”

许昕摇摇头,小声嘀咕了句“傻子”,背上包抱着他往外走,“好了,赶紧的吧,看看还有没有车。”

“我不坐车。”方博被他推着快步走了出去,一边挣扎一边嘟囔道。见他没搭理自己,方博又鼓起勇气大声说了句,“我不坐车!”

许昕这回听清楚了,偏头看他,“为什么啊?”

烧烤店就在路边,此时他们已经走到了马路边上,夜晚的城市依旧有不息的车流。可方博再也不肯往外挪动步子了,他从许昕怀里使劲儿挣开,双手环抱住自己,慢慢地蹲了下去,“我……”

饶是许昕啤酒上头,晕晕沉沉,也发现了方博的不对劲。他上前一步,拉住方博的手臂阻止他往下坠,“方博?”

“我……害怕……”

“方博!”

不期而至的轰鸣声又响在方博的脑海,他觉得自己现在实在挺丢人的,但血色映天,浑浊的世界里那刺耳的摩擦勒住了他的心脏。他张开手,指缝里全是涌动的鲜血,悲泣不绝于耳。而那哭声太熟悉,以至于方博还仔细思考了一下到底来自于谁。

“方博!”许昕将他搂住,见他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耳朵,身体还在瑟瑟发抖,忍不住去拽他的手腕,“别害怕,你……”

方博抬起头来,让许昕剩下的话再也说不出口。

小孩儿茫然的睁着眼睛,泪水沿着眼眶不断滚落,他死死咬住惨白的唇,好像这样就能抑制住颤抖。

他反手抓住许昕的手,将所有重量倚靠在他身上,哑着声音叫,“许、许昕。”

面前的人是许昕,陷入魔障的方博想起来了。

而哭的人是他自己。

评论 ( 59 )
热度 ( 54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