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好刀剑,从来爱扬眉。

© 方覆雨
Powered by LOFTER

【昕博】奸妃·人间(番外Ⅲ上)

一个番外还分上下也是迷……奸妃的最后一个番外了,谢谢大家。



雨下了整夜,晨间的空气弥散着一股淋透后特有的清甜。

方博是给冻醒的,卧室的窗户给人大打开,肆无忌惮的风欢快地呼啸而入,直直扑在他因侧卧而光裸的后背上。他冷得一激灵,下意识把自己埋进熨帖的被子里,意识模糊的伸手去够身边的人。

“许、许昕,去关窗户……许昕?”

手里空空的,什么也没有。他费劲儿的张开眼,坐起身,就见许昕手里拿着条领带从门外晃悠进来。

“醒这么早啊,挺不错。”许昕把领带松松垮垮套在脖子上,就欺身过来,手脚利落地把滑到腰间的被子拉好,将方博裹得严严实实,末了还要在他唇上偷个吻,“别感冒了。”

暖意重新笼罩,方博又觉得困意来袭,他下意识的仰着脑袋让许昕亲,心里不合时宜的想,自己还没漱口呢……算了,随他去吧。许昕这人才叫不讲究。他们总是在接吻,激烈缠绵的,浅尝即止的,在清晨,在黄昏,在每一天。

许昕的手臂挨着他,鼻尖和他相抵,肌肤的热度要高些,和方博贴合在一块儿,连它们也在接吻。

亲昵够了,许昕从床上爬起来站定,手指飞快地打好领带,垂着眼睛问他,“方博儿,今天你晚上有安排吗?”

自从张继科“死”了之后,肖门公司的董事换成了方博。方总裁新官上任三把火,天天日程堆得满满当当,连他男朋友许昕要约人不提前一个星期都约不到。别的不说,上回情人节方博还在工作,活活晾了许昕一晚上,到家看到烧得差不多的蜡烛时居然好意思诧异的问,“情人节不是2月17吗?”,气得许昕跟他冷战了一个星期。

有了前车之鉴,这回方博谨慎多了,他立刻从半梦半醒的状态里剥离出来,努力回想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不是14号,什么白色情人节黑色情人节普通情人节都不是;这才四月份,不是七夕;许昕和自己的生日都在下半年,也不是生日……至于什么恋爱纪念日,他俩都不记得是哪天所以从来不过的。想到这里,方博坐不住了,他皱着眉问,“今天……有啥事吗?”

许昕道:“你就说有没有空呗。”

方博道:“那那,那我要是没空,你说一声我可以推的啊。”

许昕动作顿了顿,他挑眉笑道:“行啊,还会顾家了。”

方博拎起床上的玩偶就朝许昕砸过去。

“怎么还带动手的呢?”许昕伸手握住方博的手腕,另一只手在被砸到的眉骨上揉了揉,“今晚老秦让一起吃饭。”

上回吃饭差点吃出人命的场景还历历在目,虽然之后秦志戬对他不错,逢年过节给许昕带东西也绝不会少了方博这一份,但在这种普通的工作日叫去吃饭,方博心里还是毛毛的。他问许昕,“秦叔有什么事吗?”

方博眼睛滴溜溜的滚两圈,许昕就能猜到他在想什么,便在腕间印了一口,答,“是马龙办的酒会,请了些人……张继科也要去。”

前面那些话还好,最后一句让方博一骨碌爬了起来,“有秦叔在,张继科去该不会……”

“你怎么这么不开窍呢方博。”许昕在他脑袋上使劲儿揉了两把,笑容漫不经心,“马龙专门挑在这种场合把张继科正式介绍给我师父,用意你还不懂?像老秦那么要脸的人,再怎么想把张继科剥皮抽筋,总不能在外人面前发作吧。”

要说了解,许昕确实摸透了秦门那两尊佛的心理,晚上的酒会办得格外盛大。虽然市里每天都有类似的宴席,但像这样由马龙主办,邀请到了秦志戬和肖战的阵容也算是前无古人,只看后面有没有来者了。在这种场合,就算秦志戬想下手,也不太容易。

更何况,有关销声匿迹的张继科会出现在酒会上的消息提前几天就被放了出去,不少人专门改变行程赴会就为了一探究竟。这使得它几乎成为了今年最受瞩目的一次盛宴。

毕竟任凭黑白两道都要掂量掂量张继科的轻重,在利益至上的行业中,没有人在乎张继科为什么活过来了,他们只关注这会不会令城中的局势重新洗牌,肖秦两家的争斗乃至肖门内部的战役都是他们窥伺的重点。

不过张继科一年多第一次在正式场合上露面,居然挑在以马龙名义举办的酒会上,很多人都猜测他是故意要给马龙难堪。

会不会在酒会上打起来?有这个担心的人不少,但隐隐期待的更多。

失望的是,酒会进行泰半,张继科的身影也没有出现。倒是先后低调进入会场的秦志戬和肖战十分吸引目光,他们分别和马龙打过招呼,就一南一北的去和其他人说话,涌动的暗流围绕成了两个中心。

所有人都在密切关注着两个大佬的动向,连马龙都得靠边站了。

“许先生。”

有关于张继科的内幕许昕知道得一清二楚,当然不必要分神,只是他不去找事,事要来找他。清脆的女声在他背后响起,许昕应声回头,便见一个身着鱼尾长裙的卷发美女端着酒杯朝他走了过来。

这是最近秦门的合作伙伴,场子铺得大,高学历,海归,相当引人注目。许昕心里轻轻“啧”了一声,面上反而笑了笑,顺手从路过的侍者手里拿了一支香槟,朝她挥了挥。

女人嫣然一笑,走到许昕身边,伸出手臂拥抱他,“好久不见,想你了。”

她的声音柔中带媚,一张红唇就在许昕耳际吐气如兰,又嗔又娇,活脱一个让人神魂颠倒的尤物。

而这正是许昕看到她就开始头疼的根源。

他礼貌性的虚揽住对方的腰,对上角落里方博的眼神。方博也在跟另外的人说话,余光一直关注着许昕。此时见许昕看过来,他便微微侧身,伸手解开酒红色衬衫最顶的那颗扣子,对着人竖了个中指。

许昕差点笑出声,他右手抬起来握住,食指和中指并拢屈起,在虚空中冲方博做了个“下跪”的动作。


评论 ( 89 )
热度 ( 742 )
  1. Oran方覆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