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好刀剑,从来爱扬眉。

© 方覆雨
Powered by LOFTER

【昕博】珠璧(十)


“我这……”许昕挠了挠后脑勺,想说点儿什么,又觉得在马龙说出这个名字之后一切都有些欲盖弥彰。

马龙回头瞥他一眼,问道:“下午你有课吗?”

许昕道:“有一二节。”

“上完课你到图书馆来,之前你让我问玘哥的事儿,我还查了点别的。”马龙压低声音,显然不想让秦志戬听到,“有关那个小朋友的。”

许昕脚步慢了下来,直至停在原地,他目送着马龙快步追上秦志戬的背影,在走廊里渐行渐远。

临近中午时分,天沉沉的压下来,细雨分飞了几只离群的鸟儿,风拂在人身上带着水汽,微凉。轰隆一声,天上响起惊雷阵阵,又是一个坏天气。

他调转头,回了宿舍。

宿舍门刚推开,许昕就听见哗哗的水声。他跨进门一看,张继科背对着他,坐在阳台上,双手浸在满是泡沫的盆里正搓着衣服。

“我去,你昨天不刚洗了吗?”许昕把书扔在自己桌上,对着他的背影道。

张继科拿手臂蹭了蹭自己鼻尖儿,头也没回,“你昨天还吃了饭呢,今天别吃了呗。”

“我说你这最近一言不合怼我的频率有点儿高啊。”许昕反坐在椅子上,将下巴抵着椅背,脚尖垂在地上晃晃悠悠的,“我可提醒你,你要追马龙,还得先对我采取拉拢政策。”

张继科一乐,拎起搓干净的衣服在清水下冲了冲,“行啊许昕,你在这儿等着我呢,不过我还真有事要让你帮忙。”

许昕道:“什么事?”

张继科拿过一边的毛巾,把手擦干净,冷水冰得通红的手指从兜里掏出一张什么东西,一边走过来,一边朝着许昕扬了扬。他背着光,许昕眯起眼睛也看不大清楚,等人到了面前他才辨认出是最新上映一部电影的票。

许昕抢过票在手里来回端详一下,大概怕马龙不答应,电影院就在离学校不远的商场里,要不是票上明晃晃印着情侣联票,也没什么特别之处。许昕皱了皱眉,道:“这怎么还是情侣的,我觉得他不会去的吧。”

“所以才要你帮忙啊。”张继科变魔法一样,手里又出现了两张同场次的票,“送你,你带方博去,那他不就不好拒绝了吗?”

“……”要是放在平时,许昕权当看场免费电影,但今天他忽然有些别扭,连带票上的“情侣”两个字都化作飞蚊,在他眼底飞来飞去,始终没能平息。他故作无所谓,接过电影票,道:“干嘛非得带他去,那人家一高中生,还要好好学习的。”

“这你不懂吧,他挺招好运的,我第一次遇着马龙就是在他家。”

“行了行了,你别跟写诗似的酸不拉几的,合着介绍马龙给你的不是我啊?”许昕拿起手机接外卖电话,顺手把那票揣到了自己衣服兜里。

不就是场电影,许昕心想。

下午的课不是专业课,阵雨后放了晴,潋滟的水光折射着晶莹的光,打了半边的教室,让人昏昏欲睡。老师也没什么上课的心思,只是放着课件照本宣科的念,许昕枕着他语调拖沓的讲课声趴着睡了两节课。他的梦也做得不安生,时不时就清醒一会儿,又在那声音中重新沉入新的梦境。

这课张继科上了一节就逃去打乒乓球了,走的时候也没叫许昕,等他彻底醒过来还是因为下节课要上课的学生进来的声响太大。许昕抬起头迷迷糊糊的自己抓了一把头发,才猛然想起中午马龙跟他约在图书馆见面,连忙抓起书冲了出去。

这时候学校走道上到处都是赶着去上课的学生,只他一个人往相反的图书馆飞奔。

许昕他们学校挺大,连图书馆也修得气派,去年刚翻新过,不熟的人完全可能在里面迷路。好在他知道马龙一般都喜欢在三楼中国古代文学区看书,师兄很容易被外围环境影响,那儿没多少人,他不容易被打扰。

坐电梯到了三楼,刷了一卡通之后许昕朝里走去,果然,在角落发现了马龙的身影。

许昕走到他旁边,用气音叫了声:“马龙。”

马龙抬起头,轻轻点了点头,示意他坐下来。等师弟在自己身边坐好,马龙才把书压好的一张报纸推了过去。

这报纸保存得很好,跟新的似的,还被细心压平,一点褶皱都没有。许昕看了看报头,是一年半之前的报纸了,本地的知名报刊,这一版是本地新闻。放在最显眼那栏的是讨论附近某个工厂应不应该修建在城郊的事,这事许昕也知道,经过一年多的口诛笔伐,近期工厂已经要动工了。他知道马龙要他看的应该不是这个,便继续往下找,很快发现了一则篇幅不那么大的新闻——“高速公路连环追尾,五死七伤。”

这则新闻中的车祸发生在环城高速上,大概是因为突发,只粗略讲了讲现场的情况。许昕的手指停在那则标题下,犹豫片刻,“这……有方博他们家?”

马龙给他翻了第二天的报纸,指着一行新闻道:“当时的情况是有雾,我查了下网上关于这件事的报道,综合情况判断应该是方博他们家的车追尾了前面的车,然后导致了连环追尾。”

许昕道:“因为天气恶劣?”

“一个因素吧,好像后来发现车子本身刹车系统也出故障了。”

许昕对着那篇报道看了半天,报道跟踪了幸存者的情况,虽然用了化名,但是还是很容易能从配图的剪影上看出那是方博的侧脸,以此来和化名对号入座。只是报道光写了幸存者被送到医院,再往后也就没有了。

许昕转过头道:“他是在这之后心理上出现问题的吧,他还有个发小,当时跟他们在一辆车上。”

马龙道:“叫什么名字?”

许昕皱着眉回想半天:“宋鸿远。”

马龙摇摇头:“新闻里没有见过这名字。”

许昕道:“什么意思?”

“死亡的人都在媒体列出来的名单上,比如方博的父母。”马龙摊了摊手,语速不快却很清晰,“但是肯定没有你刚刚说过的这个人。”

评论 ( 83 )
热度 ( 4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