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好刀剑,从来爱扬眉。

© 方覆雨
Powered by LOFTER

【昕博】青蛇(一)

我真是一个神奇的作者,这其实也是很严肃的一个脑洞……但是为什么感觉写出来有点好笑呢。大概上下或者上中下吧,慎入!



01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一条青蛇。

山林很是秀美,有落英缤纷,芳草丛生,浆果繁盛,更有溪水清澈潺湲,一派世外仙境的模样。

仙境里的走兽飞禽常年浸染日月精华,比起别的地方那些生灵,多了点觉悟,它们都想修仙。这是一条正道,但凡千辛万苦养成了自己妖丹的小妖精,多半更加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寿命和灵识。然而妖也要历劫,百年为一劫,一次比一次凶险,最终魂飞魄散。唯有成仙,才能超脱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它们要修仙,也邀着青蛇去。

歌声最动听的百灵鸟在青蛇头顶盘旋,翅膀一扇一扇,“许昕,许昕,听说嚼仙风、喝灵露就可以成仙。”

青蛇摆了摆尾巴,换了个姿势蜷在一起继续打盹,“我喜欢吃肉。”

有一双宝石眼睛的豹用爪子轻轻挠了挠青蛇漂亮的鳞片,“昕哥,只要好好学术法,做善事修行,就可以成仙。”

青蛇大张着嘴,打了个哈欠,忽的瞧见春日里飘飞的桃花,起身朝那边游去,“先玩会儿再说!”

山林里的妖类纷纷叹息,修仙也要慧根才行,这青蛇没有慧根,只能等着大限将至不入轮回。

青蛇不想成仙,做妖多好,自由自在。他可以品尝甘甜的浆果,可以追逐奔跑的猎物,这一方天地,并非是生来让他受苦的。

他应该是自由的。

02

入秋,枫叶红逾血。

许昕趁着冬眠前最后一季空闲,游出山林去玩,却是遍体鳞伤的回来了。

秋时捕蛇人多了起来,他们身怀和蛇搏斗的七十二般绝技,那捕蛇叉又长又锋利,直直插入蛇身七寸,令它们一命呜呼。本来许昕不该着这个道,可他遇上的是到这里来省亲的当朝一品夫人,身边的侍卫身手都非等闲。许昕脊椎骨险些被打断,腹部挨了深深一刀,即便苟延残喘回来了,也是出气比进气更多,眼看是活不成的了。

和他交好的小豹子周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只能趴在他的旁边。松鼠林高远端坐在周雨脑袋上,也关切的拽着周雨的耳朵。他们互相偎依着,等待好友最后时刻的来临。

平铺了一层的落叶的松软土地上忽然传来咯吱的脚步声。林高远尾巴动了动,抬起头警惕的看向来处。

来的是一个白白嫩嫩的书生,他走到他们的面前,垂着眼睛,闪过一抹怜惜的神色。

林高远乍一见他,就悲泣出声,“龙哥,他要死啦。”

马龙轻叹,伸手把奄奄一息的青蛇揽在怀里,令他蜷曲的身体盘在自己的手臂,安抚道,“我去求师父救他。”

03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一个仙人。谁也不知道仙人住了多久,正如谁也不知道他还有什么法术不会。

山里的妖精生灵们都格外敬畏这个仙人,他们想从仙人那儿偷得一两招修仙的妙诀,却又害怕他怪罪,只敢远远的替仙人把门前落叶积雪打扫干净。

仙人座下有一个徒弟,那是一条叫马龙的白蛟。蛟不会生在这样的山林中,他来自于更广阔的江海中,跟随仙人到了这里。走蛟千年可化龙,他已经修炼了七百年,只待有朝一日破云而出。

以往多的是人或山精小仙来访,求秦志戬教个一招半式,他多半闭门不见。但今天马龙抱了条浑身发着颤的青蛇上来,他却难以袖手旁观了。

倒也奇怪,一条连血都是冰冷腥臭的蛇,居然还会因痛苦而发抖。

马龙见秦志戬不说话,便劝道,“师父,他与我俩有缘。”

秦志戬叹息一声,众生皆苦,概无例外,他本来不怜惜一条生命的消逝。但马龙说得对,偏偏许昕跟他有缘。

这回秦志戬没使什么术法,只让马龙照着单子去这山林中采上几味平时难见的药材,熬煮一锅,药水撬开昏迷不醒的青蛇嘴巴灌下去,药渣敷在伤处。

反复几天,许昕终于缓缓恢复了过来。他的伤势很重,虽然捡回了一条命,还得留在仙人身边修养。

山林间有云卷云舒,微雨凛风,仙人所居在山峰之上,胜于林中百倍。许昕待在这儿,慢慢能变幻出了人形,不费吹灰之力修为便超过了周雨他们。

但他不当回事,有了人形对他最好的便利就是可以在秦志戬和马龙旁边跳来跳去,惹人讨厌。

而偏偏有了皮囊的许昕又并不讨厌,他总是在笑,犹如初生朝阳。秦志戬几次想赶他回去,又都被他称得上无辜的笑容给打败,不得不纵容他继续胡闹。时间长了,许昕也吃准了秦志戬不忍对自己怎样,愈发没大没小了起来。

一日,秦志戬端坐在院里苦修,许昕就靠着一旁的大石头,手里捧着从秦志戬房里顺来的经书典籍,闭着眼睛脑袋一点一点的打瞌睡。

秦志戬看不下去,伸手在他脑袋上拍了一记,问道:“你有没有什么东西要跟我学的?”

许昕茫茫然的睁开眼睛,看着秦志戬。

“譬如成仙?”

许昕摇摇头。

“还是和马龙一样,修炼为龙?”

许昕还是摇头。

秦志戬深深看他一眼,“那你想从我这儿学什么?”

许昕思考了一会儿,忽的问道,“老秦,你能教我做菜吗?”

04

京城脚下人人都知道,城里一品大员方大人家的那个小少爷害了怪病。

这病突如其来,头天小少爷还和隔壁宋大人膝下公子一道去国子监,活泼得很,隔日就高烧不退在家里躺下了。京城的大夫请了一个又一个,连那些江湖术士、世外高人也都请了个遍,可就是没人能治好方小少爷的这个怪病。

方大人的独生子去得早,就留下了这么一个宝贝孙子给他,瞧他这副模样,府上整天都愁云惨淡。也是病急乱投医,在城里甚至张贴出了万金求医的告示,只望有人能缓解方博的症状。

但无论仙方还是秘笈,在方博身上半点作用没有,该烧还是继续烧。

正在方大人一筹莫展之际,突然下人来报,说有个陌生面孔来揭了告示。

不多时,揭告示的年轻人来了,他似是闲庭信步,跟着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下人走进来,从包袱里扒拉出一口精致的小锅,对着方大人期待的眼神,漫不经心道:“我要先去厨房。”

方大人疑惑道:“不先看过病人吗?”

许昕摆摆手:“不用看他。”

评论 ( 67 )
热度 ( 59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