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好刀剑,从来爱扬眉。

© 方覆雨
Powered by LOFTER

【昕博】青蛇(二)


05

这年轻人约莫不过二十多岁的年纪,眼睛透澈而明亮,是年轻人所特有的没有一丝云翳和尘污的瞳仁儿。虽然俊俏,但横竖看来也不像是能起死回生的神医,更何况他的要求还这么古怪。哪儿有不看病人先去看厨房的道理?

可今天奉命从宫里调过来的太医也对府上那宝贝疙瘩的病束手无策,不但如此,还告诉家人再这么没头没脑的发热下去,恐怕半条腿已经迈进了阎王殿。

若非许昕揭了这张榜,方大人都要嘱人去给方博准备路上的衣服了。因此他权当是殊死一搏,便由着许昕的要求来,将厨房里的厨娘小工都支开,给许昕腾出了一个地方。

许昕倒也不客气,反手落锁,像模像样的踱步到菜篮前,拎起一根翠绿的黄瓜,凑到嘴边咔擦一声咬断咀嚼了起来。

他做菜的本事是秦志戬教的,苦练了半年,早已非凡俗人可以企及的水平。

只见许昕在锅中用水过了一遍,醉蹄尖配以火腿各三副,旺火烧开再小火煨至七成熟。掐着时间掀开锅盖,见它有了些形状之后,还得抽出笼屉蒸至烂熟。蹄尖肉酥烂,火腿炖得喷香,这是他的拿手好菜金银蹄。但光是这道还不够,因为它对调味要求精细,半点别的味儿不能沾,许昕想要做手脚只能在汤里。这也难不倒他,他把紫砂锅翻出来,放了一只母鸡,烩成奶汤。汤中物事很多,有莲心、肉馅、虾泥、鸡茸……不一而足。放这么多不单为了鲜美,更多的是为了盖住些别的东西。

许昕把汤做好,在案板上挑了一柄拿来剥皮挑筋的小刀,刀锋抵住指腹,狠狠一抽,殷红的鲜血便滚落了下来,在汤碗中晕染开。

汤的味道浓,哪怕滴了些血进去也不妨事。

许昕把手指搁在嘴边抿了抿伤处,将菜端上托盘,这才去见那位烧得昏迷不醒的小祖宗。

血都滚了几滴给他,要没效果可就说不过去了。

06

方博在鬼门关历了一遭。

他时而觉得坠入冰窟,时而又像烈火焚身,灵肉仿佛分离了,在京城里游荡了几日后,流落到阴风惨惨的酆都。

举目一望,哭号的河水中没着森森白骨,两岸铺开了鲜红的曼珠沙华,瘆人的白色魂幡指引着他的道路,而他犹如被什么召唤一般一步步朝那河中央的桥上走去。

近了,更近了。

慈祥的婆婆不知从哪儿端了一碗汤给他,方博心想,不知道这是什么滋味。怀揣着这样的心思,他张嘴将它喝了下去。

“——噗!”

方博皱着脸一口把汤吐了出来,“好苦!”

“喝一个月了还没喝习惯啊?”坐在他床边的人斜着眼睛睨他,伸手把自己的头发拆开重新束高了一些,嘴里还不忘敷衍道,“快喝,喝完给你吃蜜饯。”

在他即将被拖进轮回台时,就是这个人忽的冒出来,把方博一手拉了回来。

虽然方博并不知道他那些汤里面搁了什么,但照理说应该比太医们奉皇上命开给他补身体的药要好吃些。可是没有,许昕的菜明明做得很好吃,汤却苦得要命,并不是因为里面总有几味苦的食材,倒像汤汁一开始就是苦的。

要不是许昕做菜好吃,方博早不干了。

方博端着汤碗,拿手肘怼他,“你说等会儿带我出门的。”

许昕放下手,侧过头看他,小公子一双大眼睛眨巴了一下,很可怜的样子。自他来了这儿之后,以往被长辈管得很严的方博就有机会让他带着出去玩——他救了方博的命,方大人已经奉他为座上宾了。许昕也爱玩,还在山里的时候就经常偷摸溜出去,倒比方博还懂很多。正好春深了,适合出门,两人放风筝、看杂耍……甚至还去武馆砸过别人场子。短短一个月,还真把小公子给带皮了。

但妖不懂得人间种种规矩,方博喜欢出门,他也喜欢,算是一拍即合,他可不在意被方博荒废了这么久的学业。

今天春光正好,鲜活的阳光从支开的窗户落在许昕的脸上,金灿灿的,明媚得很。他转过头,笑道:“你把汤喝了,咱们出去玩儿。”

方博觉得他的面庞有些晃眼,眯了眯眼睛,垂下头一狠心一闭眼,抬头就把那一碗汤全部灌了下去。任凭那些精巧的食材囫囵的吞进肚子里,实在暴殄天物。

但许昕不因为他浪费自己做了这么久的作品而着恼,反而咧嘴笑了起来。

他的菜只做给方博吃,无论那人吃法如何,许昕都觉得很快活。

那是他在山林里老老实实做一条青蛇时所得不到的欢喜。

07

方博收拾好之后着急忙慌的要跟许昕出去,哪知刚跨出门,便和一个小丫鬟撞了个满怀。

“少爷,你要上哪儿去啊?”丫鬟揉着被撞到的脑袋,脆生生的问。

方博赶忙拉住许昕,道:“我要跟许先生出门有点儿事,你可不许说出去。”

小丫鬟歪了歪脑袋,道:“可是刚刚老爷说,张大人来看你了,让你待在房间里等他。”

方博张了张嘴,小心翼翼问道:“哪、哪个张大人?”

“司天监张继科大人。”

方博转头对着许昕抱怨道:“又是我师兄,他不赶着去斩妖除魔,跑来找我……看来今天我们是出不去啦。”

许昕问道:“斩妖除魔?”

方博道:“是啊,他有正三品官衔,但经常闲着没事跑出去杀妖怪,怪人。”

评论 ( 46 )
热度 ( 480 )
  1. 杨不悔方覆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