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好刀剑,从来爱扬眉。

© 方覆雨
Powered by LOFTER

【昕博】青蛇(六)

再立flag我是狗。


16

许昕忙不迭的去开门。

门外立一人,广袖青袍,清癯玉立,恰逢晚风阵阵,衣袂翩飞,居然颇有仙人之仪。

他的目光掠过屋内众人,那双乌黑的眸里含着万里碧波,却难辨春秋,是一双真正见过沧海桑田的人才会有的,沉静的眼睛。

方博忍不住瞟了张继科一眼——他隐约觉得这个不速之客有些可怕,即使那人看来温润如玉。

许昕没有察觉身边的暗流,他上前一步道:“师兄,你怎么来了?”

马龙摇摇头,“你在外面玩太久了,我来接你回家。”

许昕挠了挠头,在这位师兄面前,他一贯像个不懂事的孩子。

但这回他还没说话,张继科却先开口了,“世人云,马首蛇尾是为龙。”

马龙终于舍得分了一瞥目光给张继科,他并不接话,只是道:“我认得你。”

张继科眉头微皱,稍一回想,便心如明镜。他的师父曾有一故交,座下弟子乃是黑潭中修炼数百年的蛟,多半就在这眼前了。

许昕还在继续挠头,他把方博拉到身边,介绍道:“师兄,这是方博。”

方博略略犹豫,张口道,“师兄好……不是,许昕的师兄好!”

他险些咬到舌头。

马龙也没计较,冲他点点头,又问许昕,“怎么,还不想走?”

“也不是……”许昕踌躇片刻,老老实实垂着脑袋和盘托出,“我用血救人的事,龙哥已经知道了吧。”

那是当然的。

风从四面八方而来,却驱不散小小一方天地中那浓烈的血腥味。

是许昕的血。

这味道呛人又辛辣,连千里之外浮云山巅上的马龙都能嗅到,它盘旋二三,不肯散去。从前他劝秦志戬许昕只是贪玩儿,但如今他实在是坐不住了。

许昕拉着方博,很是诚恳,“……我知道你担心我,可我要是逃了,势必要牵连方博他们。”

马龙管不了那些,他不为所动,“你是妖,凡人不过朝生夕死,天命本来就不可违,与你何干?”

许昕道,“我是妖,所以我是不会死的。他们只是要我一点血而已,今天的病人已经比前几天少了好些,等过两天……”

“已经是虚弱至极了,你还想着过两天,还觉得只是一点血?!”

马龙忍无可忍,终于劈头喝道。

许昕顿时不说话了。

他的师兄从来对他和和气气,相比起秦志戬,更能和他玩到一块儿去,还真没用这样的语气厉声讲过话。他毕竟是即将修炼成功的真龙,这一下把许昕震得闭了嘴。

屋内久久安静着。

马龙似乎平复了些,缓声道:“你先回去,这里的事我来处理。”

许昕看着他,没有让步的意思,“师兄,我……”

张继科忽然伸手拍了拍许昕的肩,对马龙道,“他确实不能走。”

他不是人,不受人世规则的约束,要逃何其容易。可如果许昕逃了,几近疯狂的人们第一个就不会放过收留了他几个月的方家。而朝堂之上,与方家有来往的那些个人,那一派党羽,都将卷入这场浩劫,每个人都会被牵连,每个人都躲不掉。

人在世间,总有牵绊。

马龙虽未真正入世,好歹多活了几百年,缘何不知?他看着张继科,只问,“他们是命,难道许昕就不是?”

小公子听他们说得严肃,其实并不懂那些话里话外的真意,仅仅明白一点,许昕是为了他才不肯离开的。于是他急忙甩脱许昕的手臂,扒拉住马龙的袖子道:“我没关系,我会想办法保全我的家人,你赶紧带他走。”

马龙略有些诧异,“你不怕祸及家人?”

“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我不怕。”方博思索片刻,笃定的补充道,“如果我爹、我爷爷知道了,也都不会怕。”

“龙哥,你还记得你把我捡回去那天吗?”许昕扣住方博的手指,对马龙道,“那天,我到山下去玩儿,哪知遇到一队探亲的车马,险些被杀。那时马车上有个小孩儿,七八岁大,是他执意要他娘——那个回乡探亲的夫人放了我,我才能奄奄一息逃回山里来。”

马龙别过头,微微蹙眉。

他已经猜到许昕接下来要说什么,他并不想听,可是许昕还是接着说了下去。

“我到人间游历一遭,别的未曾学会,单单学会一件事,就是刚刚方博说过的,‘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

马龙忽的想起许昕还是一条青蛇时,被自己抱起来时的样子。

它那么轻,那么小,鲜艳的血花绽在碧绿的鳞片上。

马龙那时候动了恻隐之心,他想,如果自己把它救起来,就有人陪自己捱过苦修的几百年了。

从今往后,这是他的弟弟。

他忍不住笑了起来,轻轻摇了摇头。

“我管不着你了,许昕。”

17

张继科是个除妖人。

他曾跨东风斗苍鹰,也曾逐狂浪战恶龙,从未有一刻,居然有些微的心软,就像现在。

屋内一片惨淡。

马龙没有说话,兴许他觉得已经说够了。

许昕和方博没有说话,兴许他们觉得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能开口说话的只能是他张继科。

张继科道:“这件事并不是没有转圜的余地。”

三人齐齐看向他。

“之前我说,我为了追一只妖回的京城。这场瘟疫我已经调查过了,十有八九乃是它作乱。”张继科沉吟一会儿,“如果能除掉它,瘟疫即止。”

方博从他的话中嗅出一些不大对劲的味道,追问,“你跟了它那么久,为何还没有除掉?”

张继科信步走到窗前,眼睛微微垂下,颇为遗憾道:“因为它在君侧。”

方博睁大了眼睛,“你、你是说……”

张继科脚步一转,回过身,“我需要人帮忙。”

马龙上前道,“我和你一起。”

评论 ( 47 )
热度 ( 4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