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好刀剑,从来爱扬眉。

© 方覆雨
Powered by LOFTER

【獒龙】死水(九)

我发现我跟别人不一样,我不更就涨粉,一更文就掉粉,神秘……



马龙本想拒绝。

偏偏张继科说完之后,径直将手臂张开,合成了一个暧昧的环抱姿态,带着他往准备区域走过去。聚光灯追在他们的身后,不容马龙拒绝。

臂膀下的身体只停滞了刹那,就跟上张继科的脚步,几乎连无孔不入的摄像头都捕捉不到这细微的变化。


这反应原本就在张继科意料之中,他知道,无论再不情愿,马龙总不会当众给他难堪。马龙这个人,惯会忍耐。

但此刻他们步伐相同,幅度一致,张继科竟忽地生出一丝不合时宜的感觉。

仿佛不见天光的房子凿开片羽明亮,酷暑难捱的午后吹来无意穿堂风。

那口本该和马龙较劲的心气溃不成军,再也提不起来。

张继科的手劲松了松,弯下腰去拿工作人员递上来代表红队的标志护额,一共六条,挨个分发给队里的人。最后一条给了马龙,马龙低声道了谢,垂下头把它戴上了。

游戏里红蓝队每队六个人,分成三组两两对抗,三局两胜制。同组的两个人要把一只手和一只脚绑在一起,谁先把对方两个人里任意一个推出指定区域就算胜利。

除了张继科和马龙,其他人都是娱乐圈的小明星,一群人即使玩竞争类游戏也能让画面其乐融融,把节目气氛炒得很热。轮到张继科和马龙的时候,前面正好打成1比1平。

张继科把用来绑腿的绸带绕过马龙和自己的脚,将两个人捆在一起。他们俩打过无数次双打,这么着上场倒还是第一次。

与张继科不同,马龙脚踝上有一块既嶙峋又漂亮的骨头,它每每在轮到他发球的轮次时折出极美的弧度,轻而易举吸引到别人的目光。覆在上面的白皙皮肉被雪亮的灯光包裹,恰恰好是象牙色泽,像块流光溢彩的玉。和张继科对比起来,让他想起还在里约的时候,粉丝说他们是牛奶和巧克力。

马龙听到蹲在地上的张继科突然笑了一声,他疑惑的垂下眼,低声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张继科打了个结,站起身伸手跟马龙击掌,“我们能赢的。”

“……”

马龙将手指蜷握起来,跟他一起往舞台中心走过去。


或许考虑到他们是运动员,之前对方的两组都是一男一女的配置,轮到第三组就成了两个男人。两边都被绑了腿,行动不便,一开始只能小打小闹的互相试探,难以展开什么称得上战斗的东西。

节目在意的是节目效果,在双方头前三分钟都没有采取大幅度行动之后,负责提节目流程的导播开始在耳麦里要求“动作大点,漂亮点”。两个小明星了然,终于对看起来稍微容易下手些的马龙动手,推搡了起来。

出身运动员,对比赛有种习惯成自然的把控欲。马龙并不被对方的手脚激怒,他一面带着张继科侧身、腾挪,一面牢牢注意两个人的动作,等待着对方暴露出弱点的时刻。

对方见始终难以撂倒马龙,终于有些沉不住气,更靠近马龙的这个伸手来拉扯他的领口。

马龙下意识抿了抿唇,往前探身。

沉住气,马龙,你只需要……

还没来得及动作,一旁的张继科突然发力,弯腰去推那人着力薄弱的右腿。他此时为了拉到马龙,重心本来在左,这一下的力道猝不及防,手在空中徒劳的挥舞出一道弧度,就带着搭档栽倒了下去。

但张继科突然的一击也同样令马龙措手不及,他被这么一拉也站立不稳,跟着摔倒在地。

在观众的惊呼声中,两组人先后落地。

“我……”马龙的后脑勺磕在软绵的垫子上,依旧发出声闷响,他皱起眉,准备说一句什么。

可张继科更快,他令马龙剩下的话皆鲠在了喉咙口,因为他突然伸手握住了马龙的手。

那只手牢牢钳着马龙的手腕,扣进了指间,近乎于灼热,一时间甚至让马龙疑心。

疑心他们仍是不识爱恨的少年两个。

疑心他们从未分开过。

张继科的后脑勺动了动,慢慢撑着地爬起来,像是想站起身,他转过头来打算拉马龙。

愈发深邃的一双眼,因这段时间在外的奔波而在眼眶下乌黑一片。褪去青涩的面部线条,仿佛刀凿,将曾经的弧度塑造成了更为坚毅的模样。


到底是不同了。


马龙拿手肘怼在毯子上,将自己被握住的手轻轻抽了出来。

之前马龙去大学补没能毕业的课,读了一些书,那时只是走马观花、囫囵吞枣,记了但没放在心上。

此时却有一句白底黑字的诗蓦地跳出来,霸占他的脑海。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评论 ( 66 )
热度 ( 3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