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好刀剑,从来爱扬眉。

© 方覆雨
Powered by LOFTER

门徒(五)

*危险章节,剧情变得奇怪了起来……

“你们去底楼看看,别让他们跑了。”

林高远的声音隔着薄薄的门缝传过来,或许是紧张的缘故,方博觉得那声音冰冷刺骨,激得他又开始起鸡皮疙瘩。

“最好抓活的,如果来不及就击毙吧,不能让他们离开保密局。”

嘴里说着令人骇然的话,林高远的语气却没什么太大的起伏,就像这对于他来说不过稀松寻常——也的确如此。方博此时有些庆幸自己躲在房间里,看不见林高远的脸,看不见他那像小孩儿一样天真的笑容。

方博的手臂被人安抚似的拍了拍,是许昕。

从紧绷状态回神的方博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在许昕的手指上捏出一圈红印,他顿时有些尴尬,连忙松开手。
等门外的脚步声慢慢散去,许昕这才回过头对方博道:“走廊有热能检...

门徒(四)


一把细沙从狭窄的玻璃缝中漏下去,靠在办公桌旁的马龙盯着它,乌黑的睫毛微微垂下,在眼睑下投出一小块阴影。

忽然,他伸出手,把落尽的沙漏翻了个个儿。

林高远道:“方博还没回来?”

“嗯。”马龙轻轻呼出一口气,像是极轻的叹息,又好像不过稍重的呼吸,他道,“他去厕所半个小时了。”

林高远有些紧张,他倾身碰到桌边,自己却毫无所觉,只是问:“难道他察觉了?”

马龙不置可否,道:“我们去看看吧。”

林高远连忙点头,转身推门就要出去。

“等等!”

紧贴着地面的矮灯颜色暗红,马龙从抽屉里抓出一柄手电,越过林高远身旁,往地下扫去。雪亮的灯光映出在刚刚昏暗环境里极易被忽略的东西——地板上落了滴污渍,像液体。

林高远顺着那束光低头,差...

【昕博】校园爱情故事

*学霸昕x社会博(其实并不社会)
*脑洞源于朋友想看社会且怂的混混博,瞎涂,不正经,一发完。
*和真人无关,望运动员好好养伤。

1

开学第一天。

许昕在楼下小区门口吃早饭,半笼小笼包,一碗菜粥。

呼噜呼噜喝到最后一口,他听到老板大声吼道:“你这小孩儿,怎么吃饭不给钱啊?”

许昕抬头看了一眼。

被老板拽住臂弯的学生就在隔壁桌,圆脸,大眼,比许昕矮一头,营养不良似的。

他张张嘴,声音有点儿委屈:“我、我真没带钱,又不是我吃的。”

老板冷笑:“你甭想蒙我,你跟那黑小子是一起的吧,他走了就得你结账,想骗吃骗喝啊,我找你家长去!”

许昕想起,刚刚隔壁桌的确是有两个人,不过眼下就剩这小圆脸一个了,多半是遇到小混混骗吃骗喝。他长...

门徒(三)


芬芳的花香没能送到大厦深处,方博跟在马龙的后边,走下了一个台阶,绕到不知道哪里,光线已经完全消失,只剩头顶冰冷的温控灯还在持续照亮着前路。

三个人的脚步在走廊回荡,气氛安静得甚至有些诡异了,方博觉得毛毛的,终于忍不住开口:“还要多久?”

马龙看了看前方,道:“快到了。”

跨过正厅之后,电梯展现在面前,电梯的两边都站了手持着枪的警察,马龙对着旁边的人脸识别器确认的身份之后,带着方博和林高远上了电梯。

戒备真是森严,方博心想。

电梯门关上了,方博抬眼望着顶端的透明挡板出神。


先打破寂静的是马龙,他问:“你和张继科认识有多久了?”

“有十多年了吧,从小就认识。”方博收回目光,落在马龙身上,“你俩好像也挺熟的啊...

门徒(二)


绿色的路虎穿越中心公园,车窗外的景色因疾驰的速度倒退成一道白光,清冷的三月春风透过过滤器输送进车厢,在方博脸上温柔地拂过。空气中甚至携着花香,春天真的来了。

但方博无心欣赏,林高远那并不重的两个字一直盘旋在他心中,敲击着心脏。

“认尸。”

他说死的是张继科,这让方博觉得空落落的,一股说不上来的难过笼住了他。

他小时候与张继科的爷爷是邻居,每年寒暑假张继科来爷爷家住就会带着他一起玩儿。后来方博到G市读书,还曾借住过他家,两个人也算认识十多年了。平时他和张继科一南一北住在城市两端,但隔段时间总会抽空出来聚聚,直到……

直到有一天,张继科失踪了。

一开始每个月1号方博和周雨总能从网络上收到他的一些留言。虽然他不...

门徒(一)

*前半部分没修,但后半部分走向不一样了,建议重看一下。
*为了不影响别人电影的tag,本文打的标题tag是(门徒),注意区别。

‪3月5日‬ 惊蛰 

雨
万物出乎震,震为雷,蜇虫惊。





又是一个周日。



方博从磁浮列车站出来,朝路边走去,今早晨刚下了一场雨,此时地面已经干干净净了。整个城市格外的光洁,好像一个新建成交付使用的大楼,又像镶嵌在玻璃球里的模具。



今天方博不用上班,本来应该在家里好好睡个懒觉,但昨晚突然接到周雨的电话,要约他出来吃午饭。一开始方博想改到晚上,这样他就能在家睡到下午才起床——和以往的每一个周末一样。可周雨在电话里说有急事,一定要中午见个面...

门徒(零)

*把这篇文重新修一遍,明天把发过的章节拷贝下就会删除重写。
*tag思索半天打了两个,大约昕博60%,獒龙40%这样,不妥可以删。
*未来AU,但不是科幻!

楔子

首都保密局档案库,夜4时45分。

庞大建筑的阴影将张继科笼在里面,他背靠着冰冷的金属墙壁,缓缓吸了一口烟。公元2717年,机械已经取代了大部分人工,电子数据也早将纸质档案彻底变作陈年古董。但保密局不同,这里存放的全部都是世面上鲜少出现的纸页。也正因此,它禁明火。

张继科从善如流,抽的是电子香烟。除了一蓬升腾不绝的白烟,连应该飘散出的味道都没有——这是前几年的新产品,还拿了当年的全国设计金奖。

张继科夹住香烟的指节轻轻点了点,有些出神。

他想,现在几...

有恃无恐

Chapter 26

方博发誓,他一开始真真只是在琢磨许昕发微博这件事。

绝对没想看队友的八卦。

……但张继科这也太劲爆了!

他的手完全不听他使唤,不由自主的点进了这条热搜。

排在精选第一位的是一条带九宫格的微博,它截图了张继科和马龙上午录节目的直播画面。截图中张继科正拿着自己的手机,手机屏幕只得到仅仅不到两秒的镜头,但就是这两秒,足以让人看到微博上方有些模糊的ID——十块钱。

这个ID对前段时间深陷各种微博骂战的方博来说可是太熟悉了,他头皮一麻,心想,卧槽,还真被许昕瞎猫碰上死耗子说对了。

所谓的马龙女朋友真的是张继科本人啊。

他深吸一口气,用颤颤巍巍的手点开了这条微博的评论。

评论区已彻底沦陷。

“早上我就说...

【昕博】landing guy

*短篇,之前抽楼层@越丹青 的点梗。
*之前说会先更新獒龙的那篇,但是突然想起来就先写了昕博的。
*下篇真的真的会把獒龙的完结掉。

许昕第一次和方博睡在一起是世乒赛的时候,因为宾馆天花板后半夜漏水,人生地不熟的异国他乡换房间和宾馆都挺麻烦,于是两个人一合计,干脆凑合着躺在了一张床上。

迷迷糊糊睡到半夜,许昕突然被横着的一手肘锤到身上,醒了。

许昕坐起来怒视身旁的人:“你大晚上干嘛啊?”

方博翻了个身,眼睛都没睁,声音是睡意正浓的黏黏糊糊:“我、我打小怪兽呢。”

……哦,合着是在梦里变成奥特曼了。

许昕无奈道:“那你好好保卫地球啊,方博同志。”

“嗯!”

许昕第二次和方博睡在一起是奥运会回国后的庆功宴,一

【昕博】潮鸣(上)

*民国背景,有军阀出没。
*下次更新把獒龙娱乐圈写完。
*比起喜欢更想看看评论,所以希望大家不要害羞呀。

01


夏日炎炎三伏天,许昕趴在院落里池塘边的躺椅上懒得说话,一只腿耷拉下来,正巧落在池水之中,晃晃悠悠。


这池塘引的是后山活水,沁凉。


不远处走过来一个人,风姿卓越,层层叠叠的荷叶遮不住他。许昕眯起眼睛端详半天,唇边荡起一丝轻笑,探身去折岸边歪过来的一支莲蓬。他的动作有些大,挣着了左肩上伤口,不禁扭头“嘶”了一声。


端着小板凳坐在一旁埋头啃西瓜的樊振东听到了,立刻紧张的站起身来问:“昕哥?”


“没事。”许昕把莲蓬折在手里,冲走到面前的张继科扔了过去。


“还说没事,这都又裂...

1/23